字体

第三卷中锋归来 九十七合体

第三卷中锋归来 九十七合体

286

拉里在自己的弟子面前,快速的说着:“孩子们坚持住,这是最难的部分。 绿军的第三节是最恐怖的,只要我们坚持住了,第四节我们就有优势了,他们都是一群老头子,年龄有我的一半了。 ”

拉里的幽默将所有的队员都逗笑了,紧接着拉里将手伸了出来:“孩子们,握住我的手吧!我老了,身体已经没有了活力,但是我相信我的信心将传递给你们。 我相信你们,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们,你们能战胜任何的球队,任何的。 ”

拉里没有做具体的战术安排,但是他将球队最需要的信心传递到了每一个球员的心中。 山猫的球员有登上了赛场,在球场上一个球员在一个时刻选择做什么能决定很他和整个球队的效率。

在山猫的球员再次的上场之后,他们的心态更加的稳定了。 在半场上更加的耐心了,通过拉里式的团队配合来进攻。

费尔顿和凯文在高位甚至玩起了挡拆配合,这样的大小交换进攻,是凯尔特人的拿手好戏。 现在却让山猫拿出来用了,费尔顿和凯文在高位跑了一个大V字,球敲到了凯文手中的时候,正好凯文面对的是郎多,这是个机会啊!让七尺的家伙在六尺的家伙头上投篮是件愉快的事情。

“唰”凯文开心的投中了一个中投,而郎多看向队友的眼神是那样地幽怨。

凯文做的不错,但是他今天遇到了一个神奇的对手。

今天低调的阿伦好像。 突然迎来了自己的高潮,理查德森在用自己最野蛮的方式挤压这阿伦,但是阿伦却是在用优雅的闪躲着,背后下球,让理查德森地野蛮话于无形,没有伤害到阿伦分毫,反而让阿伦看到了机会。 在左边三分线扯动的时候,突然一个直塞。 将球直接塞进了闪切进去地郎多的手中。

郎多在大宝贝的掩护下,一个抛手将球抛进了山猫的篮筐。

阿伦微笑着看着自己年轻的队友,雷—阿伦就好像是勃朗特的圆舞曲一样,将最深厚的感情,隐藏在厚厚地盔甲之下,将心灵的隐秘永恒的藏在自己的心灵当中。

还有谁记得,在空军基地篮球比赛中。 那个一鸣惊人的少年。 还有谁记得那个焦灼的灵魂是怎样度过的许多岁月。 他是96年的黄金一员,阿伦没有艾佛森地不可一世,也没有马布里的灵魂毁灭,有的只有温和的笑,还有威斯康辛教练的那句评语:“他只是缺少了信心的乔丹。 ”还有他第一年加入雄鹿地时候,队伍里谁也没有。 可是老痞子卡塞尔来了,温—贝克来了,大狗也来了。 尽管卡尔说过:“不向给阿伦传球的人都应该做到板凳上去。 ”

可是卡塞尔在来到球队之后的控球时间却是越来越长了。 而格伦罗宾逊的出手次数超过了阿伦,他甚至让那个疯子里德占有自己的出场时间。

阿伦是个好人,但是不是个好球员。 他不能像乔丹一样在队友的面前大吼,也不能像伯德那样讽刺自己的队友。 只能尽力的一个人将球放进该死的篮筐,就这样愚蠢的密尔沃基人选择了一个疯子,而放弃了一个圣徒。 他们放走了阿伦,而留下了注定是疯子地里德。

阿伦来到了冰天雪地地西雅图,这是个美丽的城市。 但是结果却并不是很美,意识到了自己地宽厚让自己失去了球队的阿伦,开始了反击,他在2004年抨击了科比,这个是危险的行动,无论是在那里,即使是在中国,如果你说了科比的坏话。 也是要遭受灭顶之灾的。 何况是在美国。

这结果很糟糕。 科比甚至直接将电话打到了,阿伦的家里:“我要狠狠的踢你的屁股”他就是这样说的。 就这样阿伦得到了他整个篮球生涯中的第一个敌人,也是很强大的敌人。

然后阿伦向自己的对立面展开了抨击,什么是阿伦的对立面,阿伦是优雅的,那么能和他对立的,也只有丑陋的龌龊的鲍文了。

全世界的篮球运动员中没有比他更龌龊的了。 阿伦是这样说这个人的:“我不知道他在篮球场上做什么,反正他打得不是篮球,他在不断的踢和肘击敌手,那不是篮球,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

鲍文和丑陋的马刺是这样回击阿伦的:“我们很尊敬阿伦,每次遇到他我都会有所准备的。 ”

马刺的冠军就是这样来的,他的准备,让卡特从飞人变成了一半飞人,让麦克格雷迪成了药罐子,让约什—霍华德两次受伤,就连阿伦的敌人科比也极其的厌恶这个龌龊的男人。 在道德上没人不诅咒他,他是来自地狱迫害天才的魔鬼。

在科比和鲍文身上阿伦都吃了亏,然后他又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安静的通过掩护,跑位,还有急停,一次次的将球放进篮筐,每场都得到20几分。 每次对手都尊敬他,但是并不害怕他。

这不是他没有能力让人恐惧,而是他不这样做,上帝的左手也在嫉妒他,他却只想跳投。 他的前主教练卡尔也不满意:“又时候他就像是漂亮的芭比娃娃,只是在演示自己漂亮的一面,可是胜利不需要漂亮,让人尊敬也不需要漂亮,公牛不需要,大鸟也不需要。 ”

在阿伦满怀希望等待这杜兰特的时候,他来到了凯尔特人。 他如同上次一样选择了沉默,只不过斯特恩为了摆脱丑闻,将加内特也通过麦克海尔送到了凯尔特人,三巨头来到了,绿色王朝,雷—阿伦终于找到自己的方式。

一个赛季的沉默,面对活塞的突然爆发,终于将机械军团致死,然后在面对湖人的时候,多次在关键时刻得分,犹如刺进湖人心脏的匕首一样让他们感觉到寒冷。

最寒冷的是,在总决赛的第四场打逆转的时候,晃过斯图加科维奇的中路上篮好像是孩提时代的一个小玩笑,而在底线晃过死地科比的拉杆上篮,在加索尔和奥多姆的联合封盖下,却依然优雅的绅士十足,将对手杀死于无形。

阿伦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方式,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也许让别人站在前面更加的适合这个男人。

很少和某一个人,某一件事情发生纠缠的阿伦,今天却和整个世界发声了仇恨,一个疯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个圣徒发了疯,当阿伦将自己几乎完美的射术和皇家骏马一样的小腿结合起来的时候。

山猫的灾难降临了,他在折磨这山猫外线防守队员的神经,通过掩护,通过一个微小的假动作,这个往日里安静的绅士就能将球放进对方的篮筐。

因为他只需要0.4秒,只有这一点点时间就足够了。 阿伦是安静的,如同隐藏到了玫瑰下面的刺,当你发现他的时候,你已经死了。

山猫的防守很牢靠,但是这对一个发了疯的射手来说没有用,何况他还有飞快的突破和,一针溅血的传球。 拉里和凯文都没有办法阻止这个沉默的男人,他们已经试验过了很多方法,但是都无效。

在最后阿伦整场三分球9投7中,得到了33分的时候。 伯德在自己的评论席位上说道:“今天麦克将自己的心脏借给了那个身体。 ”

拉塞尔不同意伯德的理论,因为他觉得是阿伦得到了贝勒的真传。

麦克海尔一直在感叹着世界的无常,只有老拉里知道,今天的阿伦,还是那个阿伦,是不过他的神经混乱了,陷入到了一个疯狂的节奏。

凯文根本就没有想到,在自己的球队准备好反击的时候,三巨头其中之一发了疯,是最不可能发疯的那个,自己的球队居然无法阻止他,让自己的东部决赛第一场输的的是颇为具有传奇色彩。

凯文在比赛结束的时候就接受了ESPN记者的访问:“凯文先生,今天是总决赛的第一场比赛。 请问您的感觉如何。 ”

凯文低头看了看那个记者,他的身高在看人的时候,通常是要低头的。

“今天的比赛很精彩,我们刚开始的时候做的并不好,没有准备充分,当我们准备充分,准备反击的时候,凯尔特人也发动了最有力量的袭击,而且你们都看到了阿伦今天都做了什么,他将所有人对这个人的评价统统的推翻了,也将我们的球队推向了失败,今天他是在沉默中爆发的圣徒。 再没有什么可以说的,看了他表现的人,都知道失败并不归罪于我们,而是他是在太疯狂。 ”

第二天波士顿的报纸上就将阿伦放大的照片放到了头条,而另外一边却是著名的疯子—范艾克赛尔。 疯子和圣徒终于合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