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百五十六章 意外的结果

#67wx.net
(19-)
  长安之中关于河东柳氏的丑闻似乎有着执着一般的兴趣,当然用舒安的话来讲就是八卦。

  哪怕是后世对于豪门八卦之类都十分感兴趣,就算是舒安这一位不注重娱乐的人看到都忍不住点进去,更不用说别人了。

  而这个时代的河东柳氏就是相当于后世的豪门,自然有着不少人八卦了。

  当然除了八卦之外,还有就是落井下石了,毕竟世家之间还是有着竞争,看到河东柳氏倒霉,那么自然幸灾乐祸了。

  这不仅仅是世家之间,也是人的天性,不过这件事情似乎有一些简单。

  特别是在一些大臣顺藤摸瓜,发现背后竟然涉及到了一个人,那么自然就有趣了。

  “没有想到孔圣传人也会做出算计的事情。”

  “难怪陛下会如此关注,原来牵扯两个世家。”

  “不过陛下的态度似乎有一些模棱两可,这就有一些稀奇了。”

  ......

  不少人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丝兴趣默默想道,似乎这件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不过让人意外就是陛下的态度了,毕竟孔圣世家的话不仅仅影响力大上许多,而孔颖达同样出自天策府。

  若是正常来讲的话,陛下应该偏向孔颖达才对,难道陛下最近对孔颖达有一些不满。

  还是看不惯孔圣世家的行为,毕竟这件事情河东柳氏虽然理亏,但是现在代价未免有一些惨重了。

  河东柳氏几百年经营的声名因为这件事情一落千丈,甚至不少人听到河东柳氏面色之上露出了一丝厌恶。

  可以说这对于世家而言是一次重重的打击,毕竟名声难攒。

  暗地之中仿佛有一道力量在不断推动这件事情一般,现在看来应该就是孔颖达了。

  想到了这里之后不少大臣内心暗暗记住了,没有想到平时大儒做派的孔圣传人还有这样一面。

  不少人已经打算留一个心眼了,生怕哪一天自己被算计了。

  主要还是这一些人并没有查到薛仁贵的存在,这一个时代本来女子地位就不高,自然不会刻意去查一个女子。

  而且柳福贵来自龙门县,离长安并不算太近,想要查证的话并没有那么容易。

  这样一来的话就完全孔颖达背锅了,当然上朝的时候这一位儒家的大儒自然是感受到了不少疏远。

  不用想都清楚这件事情肯定和长安风波脱离不了关系,想到了这里之后孔颖达内心暗恨。

  这件事情似乎有一点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感觉,对于这一位大儒而言,感觉十分不好。

  长安某家酒楼

  “据说这件事情还和安北伯有关系。”

  “这一位柳氏子弟据说是来参加安北伯娶亲的。”

  “据说安北伯这一次取的女子便是柳氏了。”

  ......

  似乎是因为暴露的关系,所以孔颖达同样有一些破罐子破摔了,在朝议了之后的关于这件事情的流言再度传出。

  “什么还和安北伯有关系?”

  “不过这件事情和安北伯没有多大关系。”

  “不错,安北伯不过是无妄之灾,主要还是河东柳氏有一些问题了。”

  .......

  只不过出乎了孔颖达的意料,他本意是想把薛仁贵抛出去吸引一些目光。

  然而似乎情况和自己想象之中不一样,原本不应该是安北伯进退两难才对,为何现在安北伯成为了受害者。

  这一切哪怕是孔颖达都有一点想不通,当然想不通不仅仅是孔颖达。

  此时长孙无忌和薛仁贵两个人面色之上有一些怪异,因为这一步并不在他们意料之中。

  最后只能归结于长安不少士子眼睛都是雪亮的,当然长安书院之中舒安不由微微叹息。

  哪怕之前已经想好了不出手,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控制了长安的舆论,这一个时代在舆论方面哪一个有他透彻。

  颠倒是非黑白,就算是舒安都有把握做到,当然这还需要一点时机,至于孔颖达还是太嫩了。

  相对于舒安而言,手段还是有一些幼稚,或许能够为难一下薛仁贵,只不过现在的话倒是让他顺手解决了。

  当然孔颖达可不知晓因为舒安的顺手,一件原本有一些意料之中的事情便黄了。

  事实之上孔颖达的思路是对的,将薛仁贵暴露出来的话,那么至少能够分散出不少注意力来。

  只不过没有想到舒安掌控舆论的本事,不知不觉之中将这件事情化解于无形。

  此时孔府之中的这一位大儒面色之上阴晴不定,面色之上一片阴沉,府中的下人无不小心翼翼,生怕惹怒了这一位老爷。

  “现在该如何是好?”

  在内心之中愤懑开始消退了之后,孔颖达同样开始思索起这件事情来。

  现在的他陷入了进退两难之中,毕竟他之前要算计的是安北伯,现在却和河东柳氏对上。

  而且似乎安北伯对于这一位老丈人和大舅子一点在意都没有,现在的话就算是安北伯没有出力的话那么似乎也不无关紧要了。

  因为无论结果如何根本不会影响到安北伯,之前的一切算计都落空了。

  那么这一次自己是否还有必要继续如此,哪怕是孔颍达内心都有一些踌躇。

  最后孔颖达还是叹息了一声,这件事情他不管了,之前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毕竟想要算计安北伯没有算计到,现在倒是好了,反而被算计和河东柳氏对上。

  他们孔家经历了五胡乱华之后以及九品中正制的冲击,已经不能够再得罪任何人了。

  哪怕是内心有着再多的情绪,但孔颖达面色之上还是要保持镇定。

  孔圣世家能够传承如此之久并不是没有原因的,至少孔颖达就是一个懂得取舍之人。

  见到事情不可为之后,并没有越陷越深,反而是抛弃这一切。

  只要孔颖达没有出面的话,那么就算是河东柳氏也没有理由发难。

  当然和孔家忌惮河东柳氏,河东柳氏何尝不是在忌惮孔家。

  毕竟孔家可能传承久远,关键更是整个儒门的精神领袖,同样讨不到任何好处。

  正是这样的情况,孔颖达能够肯定河东柳氏同样不会去深究。

  

  https://www.67wx.net/58_58049/4779681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67wx.net。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7w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