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三二章 忆

#67wx.net
(26+)
|{xxxxx我也不知道对面瑞雯会不会节省闪现,只能拼一波了。

我直接站在原地没动,作出一副死前要打出最足伤害的样子。

瑞雯现在已经来到了我的攻击射程。他已经用完二段Q了,身上还有最后一段Q技能和EW技能。

我直接站在原地。A了瑞雯一刀,瑞雯从三分之二的血量直接掉到了半血以下。

瑞雯果然没有用闪!他觉得他能用技能直接贴我脸!想省个闪现!

莫甘娜也是上前,直接一个大招加虚弱接Q技能,手速竟然比瑞雯还快!

有戏!对面这波,太你妈自信了。

我在被虚弱和Q技能飞过来的途中立马按出闪现,躲过了瑞雯的EW。

我闪现成功逃离出莫甘娜的大招范围,但是仍然被虚弱减速,我一直往防御塔的方向Q走。

瑞雯这个时候终于意识到了不妥,闪现三段Q继续把我控制住。然后A一刀我掉一管血。

但是现在老子可是出了饮血剑的。

在虚弱过程中我被瑞雯打掉了半血。

随后虚弱一结束,我仿佛看到了德莱文那狰狞的笑容正在朝着兔女郎的瑞雯咧着嘴。

我斧头一直没断,我A一下瑞雯往后退,用W技能开始拉开距离风筝,瑞雯A我一下把我血量打成了五分之二,便跟不上我的速度了,直接放出大招然后自信回头,但我在风筝瑞雯的时候是有在走A他的,靠着饮血剑回了一点血,然后一发治疗回点血。他这个大招并没有刮死我!我血量仅仅还有一百左右!

德莱文为什么要首出饮血剑不首出无尽?

因为饮血剑太适合这个嗜血如命的英雄了,斧头加成的攻击也能吸血,一刀就回一大管血。

我终于放下心来,开着W技能追着瑞雯又是两刀。瑞雯本身就脆,加上防御塔直接被我两刀剁死,轮子妈在他越塔的时候怕他死了还开了治疗的,但是影响并不大,他还是死了。

我血量回到了一半,手上的加攻速和脚下的加移速的W效果依旧在,我当即就输出着莫甘娜,直接又是两刀斧头加一下没斧头的普攻把莫甘娜收走,血量回到三分之二。

轮子妈看着兵败如山倒,也是慌了,连忙张皇失措的朝着后方逃窜的。

但是我对德莱文的理解岂是一般的玩家能够比的?

先前瑞雯一死我就已经看到了后续结果,我完全是把莫甘娜当成了一个接斧头的跳板,刷W的工具,在A他的时候我一直都在刷W技能接近轮子妈,莫甘娜被我两斧头一A死我已经是贴到轮子妈的脸了。

轮子妈手中有闪现。连忙交出闪现,我一个W跟上,够了攻击距离,又是两斧头A了出去,接到斧头又按出一个W,加了移速上去直接带走轮子妈!

YG丶下路痴汉击杀了YG丶野区称王!获得了300金币!

YG丶下路痴汉击杀了YG丶君王!获得了300金币!

YG丶下路痴汉完成了一次双杀!

YG丶下路痴汉击杀了YG丶精准技能!获得了300金币!

YG丶下路痴汉完成了一次三杀!

YG丶下路痴汉击杀了YG丶不漏刀!获得了300金币!

YG丶下路痴汉完成了一次四杀!

YG丶下路痴汉已经超越神的杀戮!!

ち所有人だYG丶野区称王:新替补AD,牛逼。

对面打野打字夸赞道。

“6啊。”打野的唐洪浩惊讶道。

冯善泽也朝我这边投过一个赞赏的笑意。

李栋也是颇为惊讶的看了我的屏幕一眼。

钟心虽然表情最为平静,但眼神还是透着一股被震撼到的神采。

我表情严肃,一言不发。我使用的皮肤是绞肉机侩子手,回城的时候将手上的两把斧头插在前方轮子妈的尸体上,后退几步,头颅高傲的看着天空,展开双手拥抱血腥,耳机里传来的是角斗场上观众的欢呼呐喊声。

霸气无双。

“还有谁?”

我声音不大不小,就是透着一股说不出的骚劲。

“啊?还有谁?谁能赐我一死?”我再一次颇为欠揍的问道。

唐洪浩和冯善泽都是一脸笑意的摇摇头。

“厉害,兄弟。”唐洪浩笑道。

我心头早已爽到边际。

钟心则说道:“行了吧,有什么好嘚瑟的,你这装备这么豪华,对面操作又失误,又都没肉,没什么好炫耀的。”

唉,嫉妒,深深的嫉妒。

没办法,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早已习惯了这种被嫉妒的眼光。

我哈哈一笑,身上又多了2000块钱,又来了一发轻语,十五分钟身上攻速鞋,饮血剑,轻语,黄叉,对面彻底没办法打了。

这把由于我无解的存在和各路良好的发育,我们直接一波推中,把对面所有塔都拆掉,直接上高地把对面又带走一次,结束了。

训练赛的规矩就是不允许投降,一定要打到最后。

“精彩,精彩,尤其是AD,精彩之极,这场训练赛的MVP非你莫属。”李卫拍着手,激动得满脸通红的说道。

我故作羞涩的站起身来,说道:“哪里哪里,我在钟心妹妹不辞辛苦的辅助和各队友的努力配合完美协作的条件下努力发挥,终于不负大家厚望,要我看,其实其他四人才是MVP,我只不过在其中起了小小的作用,哪个AD上都行。”

我宗旨一向是反正马屁不要钱,不拍白不拍,新朋友是靠拍马屁入门的。

要是换了余木艾诗那些人,这把我一定会说:哈哈哈,看老夫厉害吧,带你们四个捞比CARRY全场,佩服不佩服?

由于所面对的队友不同,所以说辞自然也不同了

李卫哈哈笑道:“你不要太过谦虚,你的技术我和其他几位副教练是有目共睹的,不错不错,有了你这样的实力那么替补主队的AD我心中也有底了。”

其他队友也是和颜悦色的,脸上也替我我高兴,显然我先前的马屁拍到点上了。

随即李卫又说道:“德莱文是你最强的AD吗?”

我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德莱文是我最擅长的AD,排位靠他上分。”

李卫说道:“怪不得,你会这个ADC也算是有了独家底牌了,不知道你的其他AD怎么样?”

我皱眉想了想,随即说道:“德莱文是我最擅长的ADC,其他最擅长的还有VN,萝莉,这些我自认为都算是我几个AD中实力最为顶级了,然后老鼠,轮子妈,小炮,奥巴马,男枪,女警,飞机这些常在比赛中使用的ADC我也是游刃有余,不会落后于别的AD队员,只有韦鲁斯,女枪,大嘴,奎因,寒冰这些差一点,不过多少我还是会的,要拿也没问题。”

李卫沉思了一会,小声说道:“原来是这样。”

“德莱文,VN,萝莉你最擅长的AD都不算是比赛热门,特别是德莱文,在比赛中冷门至极,能驾驭的AD选手较少”李卫喃喃道。

“是啊。”我回道,颇为期待李卫接下来会说什么。

李卫又接着说道:“那再看看吧,这接下来的一周里你先用除VN,德莱文,萝莉以外的AD在训练赛里实用,我看看你的个人能力,如果出色的话你再实用VN和萝莉,我看能不能把战队的CARRY重点放在你身上,让其他人的英雄和战术打法都围绕着你来。”

我点了点头,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无所谓,不过咱们战队里的打野,上单,中单,个个厉害,也没必要迁就我,可以把CARRY重点到他们身上,我围绕他们打会更高兴。”

李卫说的这么直白我怕引起其他的队友对我有成见,毕竟打职业的难免心高气傲,都想战术是围绕自己而来的,我还没在比赛里面打出成绩,这才进行了一把训练赛,我话必须说得圆滑一点,等再打过几场比赛再说,不然会引起其他队友的不满。

李卫颇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说道:“那行吧,看以后的训练赛了。”

我笑道:“好的。”

随后李卫又说道:“这场比赛接下来会进行回放,你们的副教练会给你们指出打团细节,对线不足,以及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你们听一下。”

随后李卫到后面的沙芳上坐着,几个副教练走了上来。

我们几个队员站起身把位置让给他阿门,细细的听着他们的讲解。

其他的副教练都开始涛涛不绝的讲起来了,只有我的副教练还在一遍又一遍的拖动着录像进度,似乎没什么好说的。

李卫见状走了上来,对副教练说道:“小彭,怎么了?还不开始讲?”

小彭为难的看了李卫一眼,说道:“这场比赛是碾压局,团战那些没输过,然后下路打得也很不错,王桐和他的辅助在对线都没什么好挑剔的,然后这把比赛王桐犯的唯一缺点就是意识不够好,被对面四个人来抓了,放到正常点的局一定是被杀,然后敌人破一塔拿小龙,但是在这把比赛里面他一个人把对面四个都杀了所以我找不出有什么缺点。”

这个叫小彭的副教练说的话十分有道理,我有些贪兵,像刚才那波四杀,其实我完全不会被抓或者拿不到这个四杀的,都是因为贪了最后一波兵,带得深了一点。

“那行吧,接下来的比赛你再指出来,王桐这把发挥得实在是太好了,我也看见了。”李卫面露笑意的说道。

今天一天总共又打了五场训练赛,上午又接着打了一场,然后下午打两场,晚上打两场,八点钟准时下训练。

我都用了不同的英雄,和二队的战绩是4胜两负。

不得不说二队的配合能力还是挺强的,磨合程度比我们好多了,后面输的几把都是输在了打团。

今天这把和高手交手也是良多,心中颇为感慨,李卫给我们战队的战术还没总结下来,估计要过个几天,今天我也是精神高度紧张,一直在比赛,现在已经疲惫得不行。

最后一把我是拿的男枪,这把能输都是因为我的锅,下路被对面的女警压得很惨,所以我一直在观看自己的录像找着缺点,不说团战和大局观那些,在2V2的情况下我被打爆是我最不能容忍的,我不允许别的AD线上比我强,所以我不把这个问题找出来基本上就睡不着觉了。乒讨余号。

除了我以外其他的队员包括教练都已经离场,我也对自己分析得差不多,收获良多,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发现我旁边的手机亮了,好像是有人打电话来了。

咦,钟心这小妞手机怎么忘拿了?

等下给她送过去吧,唉,我这个人就心肠好,人品优良,从小到底捡到的东西估计都能够开家失物招领所了。

我刚过去准备拿那个手机,就见钟心从门外匆忙的跑了进来,模样狼狈,与平时高冷的淑女女神范完全不一样。

我从手机上看到了来电备注,就写了一个字:

忆。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