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1章、阴郎官

#67wx.net
(22-)
你们听说过冥婚吗?也就是给死人找配偶。

以前的人订了婚,并不着急结婚,中途可能出现意外,有一方死了,古时候人们认为,要是不完成这个婚礼,那么死了的那个,一定不会安宁,便有了冥婚。

还有第二种可能,没有婚约的情况下,年纪轻轻就死了,家里人为了慰祭亡灵,就会给他(她)找一个伴儿结婚,这种情况一般都找一个同样早死的异性,不会找活人。

我叫陈平安,打小跟奶奶住,而我奶奶,是一个媒人,但她只给死人说媒。

自我懂事以来就一直跟在奶奶身后,她每一次说好了一桩冥婚,我都会抱着新郎官的牌位,胸前带一朵大红花,然后跟死人拜堂,奶奶说,我这叫阴郎官,代替阴人做新郎,也算做善事,积阴德。

什么积阴德,我觉得奶奶就是忽悠我的,这玩意儿,别提多渗人了,刚开始我不愿意,但一说这个奶奶就打我,说这是为了我好,被奶奶逼着几次,后来慢慢习惯了。

甚至好几次,因为新娘是刚死的,就有两个人在我身边驾着新娘的尸体,我抱着牌位,和她拜堂,最后,竟然还有用木棍把新娘的尸体支着坐在凳子上,合照。

那种感觉,没人说得出来,反正就算身边有人,照相的时候我的身体都在发抖,浑身凉飕飕的。

好在的是,随着我长大,这种冥婚终于开始逐渐减少了,而我也心里踏实了很多,心想奶奶没了生意,那么我就不用做那渗人的事儿了。

但是在我20岁那年,奶奶接了一单活儿,让我彻底认清了这个世界……

王国栋是我们村子里面的名人,听说这家伙年轻时候没干过什么好事儿,在外头搞偷鸡摸狗那一套,问题他还挣了钱了,30岁不到就在外面领了个老婆回来,在家盖了一栋新房,镇子上开了个门脸。

但是这家伙说来奇怪,他有钱,却不在镇子上住,就住在村子里。

后来他老婆给他生了个儿子,但是17岁的时候夭折死了。

有人说这家伙遭了报应,老天爷这是不想给他留后,但没过两年,这老家伙都快五十了,竟然又生了一个,不过奇怪的是平时挺高调的王国栋,这家伙竟然没摆满月酒。

直到他抱着刚满月的儿子来找了奶奶,我才知道原因。

这天一大早,王国栋急冲冲的进了我家门,直接找到了奶奶。

“姑婆,这事儿只有您能帮我,我家守田说了,他要是没个媳妇儿,就不安生,你说这个狗日的畜生,走都走了,还不忘消停。”

姑婆是我们村的人对奶奶的称呼,王国栋一进我们家的门,就对着奶奶哭诉。

“你们家王守田都走了多少年了?怎么现在才想起来办这事儿?”奶奶坐在摇椅上给我缝衣裳,也不抬头看王国栋,毕竟奶奶对他的印象也不算好。

“姑婆,这不最近那狗日的老给我托梦吗?还有,您看看这个。”

王国栋苦着一张脸,我也不插话,而王国栋把他抱着小儿子的被褥打开,我看了一眼,眼皮子一跳,王国栋的儿子,大腿内侧有一块乌青的胎记,但是这胎记形状有点儿怪,有点儿像成年男人下面的那玩意儿,不,应该说很像。

接着王国栋说这是王守田不甘心没碰过女人,给他弟弟生上去的。

这会儿我看到奶奶把手里的针线活儿都放下了,抬头看向了王国栋。

“十万。”

听到奶奶的声音,我都给吓了一大跳,十万,这在农村绝对是一笔巨款,盖个小新房是没问题了,而且,这十万要是到手,我是不是该娶媳妇儿了?

“姑婆,这也太高了点吧?”王国栋明显也因为奶奶的出价给吓了一跳,但奶奶面不改色,显然没打算松口的意思。

“成,十万就十万了。”让我更没想到的是,王国栋竟然这么爽快就答应了,不过想想他儿子,这事儿也的确着急。

奶奶让我收拾东西,而王国栋则是告诉奶奶,女方已经找好了,奶奶过去直接主持一下仪式就行,我当即看到奶奶眉头一皱,我也觉得还有这么好的事儿?平时都是我奶奶帮着找人的,因为她手里有些早就整理好的资料。

一起到了王国栋家,看着打扮好的新娘子,奶奶惊呼了一声:“活人?”

活人?我也有些奇怪,王守田又没订过亲,怎么会找个活人来结冥婚呢?

“姑婆,这您就别操心了,办事儿就行。”王国栋示意让奶奶放心,而奶奶也没多问。

整理好了之后,我穿了一件暗黑色的唐装,为什么是暗黑色呢?因为这虽然是冥婚,但也要带着点儿喜庆,所以就在黑色里面掺杂了一些红色。

胸前一朵大红花,而我手中,则是王守田的牌位,奶奶开始主持。

奶奶站在堂前,高堂之上的不是王国栋和他老婆,而是城隍老爷,这冥婚算得上下面的事儿了,所以拜的也是下面的人。

“一把白米通阴阳,莫乱乾坤五伦常。”

奶奶手中一把白米洒出,口中幽幽的出声,仿佛黑夜中幽灵的叫声,听起来有些渗人。

而我这会儿瞄了一眼身边的新娘子,盖头盖着的,看不清人,但她身上有股子让人很舒服的香味儿,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竟然跟王守田结冥婚。

这个时候我注意到,她和我拉着捧花的手皮肤很白,不过她的手却在抖,想来应该是有些害怕吧,我对这些程序算比较熟悉了,期间转身拜堂的时候,我感觉到她拉了我一下。

我转过去看了她一眼,看到她的手晃了晃,我眉头一皱,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但我看到她的手心好像写了字,不过本来就是晚上,灯光太暗,我没看清,主要字太小了。

似乎看到我没反应,她有些着急了,而且这会儿拜堂礼也差不多完了。

刚完事儿,就有两人上来驾着新娘子走了,她立马挣扎了起来,嘴里吗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应该是嘴巴被东西堵住了。

“行了,陪我儿子洞房完事儿就啥事儿都没了,咋呼个什么劲。”王国栋有些不耐烦的声音传来,而后他把准备好的钱给了奶奶,一沓沓的红人头啊,反正我第一次见这么多钱。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有点儿担心那个新娘子,捉摸着王国栋家不会干什么出格的事儿吧?

“平安,收拾东西走了。”

奶奶的声音突然把我拉回现实,我连忙点了点头,开始收拾东西,但我总感觉有些心不在焉的,回家的路上,奶奶告诉我,说这下我有钱娶媳妇儿了,我都没在意听。

“想啥子?婆跟你说话你听到没得?”

我身子一颤,朝着奶奶看去,没有回答奶奶,而是笑声问道:“婆,你说那姑娘不会有啥子事吧?我看她板(挣扎)的凶的很。”

“你操个啥子心?现在是法治社会,那王国栋没那么大狗胆。”奶奶说着,而我心中也略微放松了几分。

当晚,我做了一个梦,那新娘子把她的手递过来了,然后张开,我看到她手上写着几个血红的大字,而且鲜血还没干。

上面写的是‘为什么不救我?’。

我顿时被这个梦吓醒了,身上凉悠悠的,背后出了一同冷汗。

“姑婆,救命啊,救命啊……”

突然,外头传来一阵焦急的喊声,这声音中的情绪,就好像真的出了人命一样,而且我听出来,这是王国栋的声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7wx.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7w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