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五七章 “嫁给我,好吗?”(大结局)

#67wx.net
(19-)
  “萧先生,你现在正当壮年,大好的事业版图等着你去开拓。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太沉迷!明白吧?”秦院长又道。

  “明白!”萧帅很想说,其实我是被逼的。

  “好了,带上你们的口罩、墨镜、围巾,出去吧!所有的检查资料都在这儿了,销毁就行了。对外没人知道你们来过这儿!去吧!”秦院长轻拍毛雨涵拿着的那一摞资料,笑呵呵地说道。

  萧帅真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闻着空气里的消毒水气味,他很难受。浑身上下哪哪都难受。

  “秦叔,内个……内个药没什么副作用吧?”毛雨涵的脸忽然通红一片,声音低得跟蚊子似的。

  “没什么副作用,但还是别用了。你们都还年轻,以后的日子长着呢!行了,去吧去吧!”院长挥了挥手。

  “嗯,谢谢秦叔!”毛雨涵道谢的工夫,萧帅已经走了出去。

  道谢完,她才匆匆追上去。

  院长看着挽着手远去的两人,感觉回到了年轻的时候。

  每个人都曾年轻过,疯狂过!

  但,作为一位见多识广的医院院长,他还真没见过比这两位更疯狂的人!

  太疯狂了!

  吃那么多,是头牛也要被弄得翻白眼,这家伙了不起,现在居然还能走路?比牛还牛逼!

  萧帅换到一家属于君盛地产产业的酒店里居住,老老实实地歇息了两天。

  这两天里,萧帅除了吃和睡就是打太极。

  两天来,毛雨涵还送了很多补品过来,说是要为他多补补。

  看样子,这事似乎从他俩的心里过去了一样。

  萧帅带着愧疚和感恩,一天三顿都在吃补品。感觉恢复了很多,能一口气上五楼了,也能倒立下腰俯卧撑了。

  身体在恢复,心灵上的伤害却难以平复,和叶芳华约定的三天期限要到了。这事萧帅没有告诉毛雨涵,他想自己圆满解决,不让雨涵担忧。

  第二天晚上,萧帅洗了个澡,正在看《熊出没》调节心情,然后就睡觉,结果敲门声响了。

  萧帅对晚上的敲门声有了阴影,念念不舍地按下遥控上的暂停键后,用浴巾把自己裹严严实实,才起身去开门。

  打开门,毛雨涵楚楚可怜地站在外面,手上拎着两瓶红酒。

  好熟悉的画面,但萧帅知道,雨涵是绝绝对对不会给自己下药的。

  她只是很委屈,强忍了两天终于忍不住了。自己一定要好好开导她,让她从那种负面的情绪里解脱出来。不能让温柔善良坚强美丽大方……的雨涵因别人的错误承受伤害。

  “萧帅。”毛雨涵只是叫出名字,什么都没说出口。

  “我都懂,进来吧!”萧帅把雨涵拉了进来,温柔地说到。

  两瓶酒,一瓶给你,一瓶给我!

  来,一醉方休!

  毛雨涵递了一瓶酒过来,萧帅立刻接住。

  “都在酒里了!”他也不管什么品酒不品酒的了,把这些天的悲苦放在酒里,咕噜噜往嘴里灌。

  “诶!一个,两个,三个,雨涵,到底哪个才是你?”一口气喝了小半瓶后,萧帅想和雨涵交流交流感情,脑袋却变得有点昏沉,迷迷糊糊说完这些,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萧帅,你怎么就那么容易上当呢?”毛雨涵把萧帅拖到床上,轻轻抚摸萧帅的脸,难过地说到。

  她这两天的心情一直很不好,她说让萧帅自己调整,其实自己也在调整。

  可惜,她调整了两天后才发现,光是心理调整是没用的,必须做点实际行动,才能让心情没那么糟!

  她被这件事情牢牢地拴住了。

  一方面,一想到萧帅被叶芳华那个女人下了药,她连觉都睡不好。

  另一方面,她很替自己委屈。好不容易找了一个优秀的男朋友,被别人下药给那啥了。搁谁身上扛得住?

  在这件事情里,萧帅有错,错在轻信别人,但主要的过错不在他,所以毛雨涵连对萧帅生气都找不到生气的理由。

  萧帅毕竟是受害者,他这样一个没有污点的人突然被印上辣么大一个污点,自己肯定也很难受,再去责怪他也不好。

  毛雨涵用两天时间去思考,终于找到一个合适的解决办法。

  那就是,自己再去给萧帅下一次药!

  既让自己和叶芳华相比,不至于太亏。也给萧帅长个记性,让你以后再胡乱和别人喝酒。

  喝一次酒,被下一次药,看你下回还敢不敢乱喝酒!

  “院长说什么可持续输出的高档药,无副作用,无疲劳感,也不知道真的假的!”毛雨涵忐忑地翻了翻萧帅的眼皮,发现他确实睡得很死,让人昏睡这方面的效果确实没得说。其他的效果如何,还有待考究。

  “叶芳华,该和你算算账了!”

  毛雨涵用被子给萧帅盖好,离开了酒店,向龙华大酒店杀去。

  这两天叶芳华并没有去项目部上班,成天就呆在龙华大酒店里,连房间都没换过。这事别人不知道,她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毕竟那间酒店也有他们家的股份,只是比叶家少而已。

  生意上相互渗透是可以理解的,没想到我的男朋友你也要共用。

  这不能忍啊!

  来到大酒店后,毛雨涵还没说话,大堂经理先乖乖走了过来,冲着毛雨涵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

  “毛总,对不起!对不起!”大堂经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道歉再说。

  两位女老板的事情,他一个下属夹在中间,实在是倒霉。比被叶总触碰了还倒霉!

  “操嵩,这事你知道?”毛雨涵瞥了他一眼,冷冷地道。

  大堂经理的姓名比较独特,平常总有人拿他的姓氏开涮,后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普及之后,大家都文明了很多,大都叫他小嵩经理,指名道姓的很少。

  久违地听到别人叫他本名,说明这个人对他很生气。

  小嵩经理不敢抬眼看美丽的老板,因为他知道,毛总现在很生气,他要是敢直视毛总,肯定会成为出气筒的!

  “不知道,我不知道的。”经理用力摇头,想把那天叶总的安排全都从脑袋里甩出去,只要骗过自己不知情,就可以把别人也骗过去。

  “看来是我平常对大家的工作不关心,所以你们也忘记了我这个老板啊!全市几百家龙华大酒店,我认识的大堂经理不超过三十个。你是我印象最深的一个!你知道为什么吗?”毛雨涵处于爆发的边缘,愤怒的情绪随时都会被点燃。

  经理一愣,还有这种事儿?

  “难道是因为我最优秀?”经理觉得能被记住的原因除了这个,没别的了。

  “我还没说什么事,你就回答我不知道,你优秀?你是经理中最蠢的那一个!所以我才记得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毛雨涵说完,就往电梯处走去。

  经理站在原地愣了愣,立刻快步走到前台,找到608的备用钥匙,几步追了上去。

  “毛总,这是房间的备用钥匙,叶总15分钟前刚叫了一份水果沙拉和两罐旺仔牛奶上去!”经理不遗余力地讨好。

  “嗯!”电梯门开了,毛雨涵拿过钥匙,走了上去。

  经理看着逐渐关闭的电梯门,小声地说道:“毛总,您看在我这两天一直帮您监视叶总的份上,就饶了我吧!我笨是笨了点,但我很忠心的!”

  “滚!”毛雨涵闭上眼睛,轻轻吐出一个字。

  咔!

  电梯门关死,电梯上行中。

  “妈耶!一山不容二虎!溜了溜了!”大堂经理用一分钟时间迅速把工作安排下去,然后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这地方再待下去,会出事的!

  活着多好!

  就算是丢掉工作出去要饭,也比掺和到母老虎的斗争中被弄死要好。

  608房间内。

  叶芳华正坐在沙发上吃水果,喝旺仔牛奶,看电视上播放的喜羊羊与灰太狼。

  咔咔!

  房门被人打开。

  “不打扫,出去!”叶芳华看也不看,嚼着水果含糊不清地说道。

  “是我!”毛雨涵反手关上门,还锁死了,想了想,把旁边的椅子也挪过来,抵住门。

  叶芳华听到这声音,放下插水果的签子,放下旺仔,然后舒舒服服地往后面一躺,道:“噢!”

  这一集还差两分多钟结束,毛雨涵走了过来,站在叶芳华旁边,两人认认真真面无表情地看完了这一集。

  “先关了吧!”毛雨涵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了下去。

  “我不!”叶芳华调到下一集,开开心心看了起来。不过她把声音调小了很多,算是给毛雨涵一个面子!

  “他告诉我了。”毛雨涵冷静地说道。

  叶芳华:“噢!”

  “说吧!你想怎么解决?协商赔偿还是上法庭?”毛雨涵微微眯起眼睛。

  “你情我愿的事情,说那么严重干什么!”叶芳华嗤笑了一声,说道。

  咔嚓!

  毛雨涵一把夺过叶芳华手上的遥控,按了暂停之后往地上一扔,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情我愿?”

  “那又怎么样?对我来说这世界上就萧帅一个男人,换你你怎么选?”叶芳华看了过来,冷笑道。

  “这不是理由!”毛雨涵怒了,以前只是觉得叶芳华无耻,没想到这些年下来,叶芳华还进修过,这分无耻愈发浑然天成,功力深厚了。

  “这么好的男人在你身边,你不下手还怪我喽?”叶芳华笑嘻嘻的说道:“这就叫手快有手慢无啊!”

  神特么手快有手慢无!

  毛雨涵看着叶芳华,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道:“我是来找你解决问题的,说吧!你准备怎么解决?”

  “很简单,萧帅归我!”叶芳华淡然地道。

  “那不可能!”毛雨涵忍不住攥紧了拳头。

  无耻,无耻的女人!

  “那就没办法哦,我从来不会在乎是得到他的心还是得到他的人,反正早晚是我的。”叶芳华笑嘻嘻的看着毛雨涵。

  其实她说的是实话。

  对她来说全世界就这么一个能嫁的,没的选怎么办?

  “无耻!”毛雨涵生气地站了起来,看了看有恃无恐的叶芳华,发现自己还真没办法对付她。最后只能怒气冲冲地离开了龙华大酒店。

  608房间里,叶芳华轻哼着《别看我只是一只羊》,摸出手机开始玩消消乐。

  “欺人太甚!真是欺人太甚!”回到酒店的毛雨涵看着昏睡得犹如死狗的萧帅,气不打一处来,把走的时候盖上去的被子一把拽下来,还有萧帅身上裹着的浴巾也扯下来。

  “王重阳说过一句话:重阳一生,不落于人!我毛雨涵这一生,也不能落于人!”毛雨涵脑子一热,觉得药也下了,不能浪费,当即脱掉衣服扑了上去。

  上午十点多。

  萧帅迷迷糊糊醒过来,一看到身上压着个光溜溜的女人,光滑的香肩、纤细的腰肢、翘挺的……一览无余,长长的黑发还搭在他胸口,顿时脑袋都大了。

  什么鬼?

  因为叶芳华的事情造成精神压力过大,做噩梦了?

  萧帅懵逼了半秒,赶紧闭上眼睛,等了两秒后再次睁眼。

  肩膀、细腰……还在。

  黑头发也在。

  女人真真切切地躺在他身上。

  手边的被褥上还有没干的血迹。

  不是梦!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又是这幅操蛋的画面?

  妈妈呀!到底发生了什么?

  “早啊!”毛雨涵早就醒了,刚才听到萧帅的动静后,故意低着头装睡,想给萧帅一个惊喜。但发觉萧帅浑身都僵硬着,生怕惊喜变惊吓,才尽可能动作轻缓地抬起头,笑眯眯地打招呼。

  看过鬼片的应该清楚,当一头黑发下面慢慢出现一张脸的时候,BGM都会发生变化,去凸显那一瞬间的惊悚、恐怖氛围。而且这个过程越是缓慢,效果越好!

  毛雨涵的惊喜成了惊吓!

  萧帅这一秒仿佛听到了无数能让人心脏骤停的乐曲,整个人直接就定住了。

  两人对视,安静无言。

  毛雨涵直直地看着他,忍不住想到昨晚的疯狂,脸越来越红。

  萧帅也直勾勾地盯着她,认出这张熟悉的脸后,可算缓过了神儿。

  这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场面表明,自己又一次被强推了……

  而且艹蛋的是,过程和三天前一样,什么感觉都没有就结束了。

  掀桌啊尼玛!

  话说咱都是男女朋友了,你至于花那个买药的钱吗?一句话的事,非要弄这么麻烦,还破费去买药!

  经济损失还是次要的,最主要是心灵上受到的伤害。

  真是日了狗!

  萧帅现在的心情非常复杂,复杂到难以形容。

  “萧帅,你”毛雨涵轻轻地开口。

  萧帅低声答道:“别说话,我想静静!”

  “不许你想静静,想我!”毛雨涵坐了起来,笑眯眯地看着萧帅。

  萧帅看着毛雨涵没有一丝悔改的模样,心都寒了。

  你怎么可以不考虑我的感受,自作主张地下药QJ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事后居然还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太伤人了。

  “为什么?”萧帅问道。

  毛雨涵很认真地想了想,答道:“你觉得呢?”

  萧帅:“???”

  我被你下药强上了,现在浑身还难受着,你问我‘你觉得呢’?

  我哪知道?

  难不成是因为我太优秀,你没忍住才去弄了药吗?

  萧帅在心里一遍遍安慰自己,对方不是别人,是毛雨涵,既然是自己的女朋友,这事也就只能算了。花了半分钟,他才彻底接受这件事。

  “雨涵,我们说开了吧!首先我觉得你的态度不对,你好歹做出认错的态度来吧!你这笑呵呵的模样我很受伤的。”萧帅盯着毛雨涵,难过地说道。

  “那说明你还没有想明白这件事。萧帅,多想想,想开了就好了!”毛雨涵主动靠过来,揽着萧帅的肩膀,大度地说道。

  这话怎么听着不太对劲?

  萧帅难过地看着毛雨涵,视线忍不住滑了下去,看到了那傲人的耸起部位,然后……下面和肾就开始疼。

  火辣辣的疼!

  “你给我下的这个药效果似乎更强一些。”萧帅现在受不得刺激,不敢再看下去,直视前方,表情圣如佛。

  “那就好。”听到这话,毛雨涵居然听出了比叶芳华更高等的意思,一种得意感油然而生,不经意说出这句很伤人的话。

  那就好?

  好在哪里?

  萧帅以前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侮辱,三天前是第一次,这是第二次。这个世道到底怎么了?

  短短三天,残酷的现实让萧帅明白了一个道理,喝酒会肾疼!

  “算了,以后别再这样伤害我了,我怕肾扛不住。陪我出去散散步吧!”萧帅对毛雨涵实在是恨不起来,而且他也很懊悔,雨涵既然有这种想法,自己身为她的男朋友,为什么没能及早发现,然后用实际行动弥补呢?非等到对方去下药!弄得他现在有心好好战一场,却非常无力。

  唉!这都叫什么事儿啊!传出去说不定会上新闻联播吧!

  “某知名人物被女友下春药,强行与之发生关系……”

  萧帅连标题都替别人想好了。

  太惨了!

  萧帅这短暂的生涯里,因为优秀不知道遭受了多少无妄之灾!

  可悲可叹!

  “散步?好呀!我扶着你!”毛雨涵很震惊,不应该啊!秦叔说了,就算是一头大象,也起不来才对,怎么萧帅还有力气散步?

  是剂量没到位吗?

  萧帅被毛雨涵绿油油的眼神盯得肾脏愈发疼了,往旁边看了看,还好,雨涵做事没有叶芳华那么绝,衣服什么的都还留着。

  套上衣服后,萧帅扶着床想站起来,一瞬间,萧帅感觉后腰的部位很虚。这副身体已经被连续掏空两次,太可怕了。

  女人真是可怕的生物!

  “别动,我扶你!”毛雨涵心疼地靠过来,扶住他。

  萧帅都快要哭了,大姐,您能先穿上衣服吗?

  “衣服先穿上好不好,我真的有心无力。很累很累了,不要刺激我了!要不等我缓两天,咱们再好好深度交流,你看行不?”萧帅苦口婆心地道。

  毛雨涵干脆地点头,道:“好!那就缓两天。”

  看着萧帅可怜兮兮的模样,毛雨涵内心十分纠结,她这一晚上除了做*爱做的事情,剩下的时间一直在思考。她在想,如果自己是叶芳华,处于她那种几乎没有选择的情况下,自己会做什么?

  处于萧帅这种被动的位置,又该做什么?

  思来想去,毛雨涵放弃了。

  她不是叶芳华,也不是萧帅。她只是她自己。

  “等下,我去打个电话!”毛雨涵终于下定了某个决心,穿上衣服后冲进了卫生间。

  萧帅看着毛雨涵几步冲进卫生间,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不过年轻就是好啊!雨涵这精力真是旺盛,走路虎虎生风,让人好生羡慕。不像本大师,迷迷糊糊输出了一夜,现在不是什么大师,恐怕已经掉到青铜了。

  雨涵打完电话,又要化妆,然后还要上厕所,然后又要补妆。以萧帅的聪明程度,一下子就看出来这妮子在拖延时间,不过他没有戳破,很配合地等待着。

  折腾了很久,两人才衣着整齐地走出酒店。

  酒店旁边有一个不大的公园,错过了晨练的时间,所以公园里没什么人。

  萧帅就像是病重的老人一样,被毛雨涵搀扶着,在公园的石子路上慢慢走着。

  “雨涵,我们结婚吧!”萧帅想着,自己已经被玷污过了,雨涵不仅不嫌弃,还专门买了更好的药再玷污他一次,这是爱啊!

  这就是感人肺腑的爱情!感动的我肾疼!

  “那……叶芳华怎么办?”毛雨涵试探着问。

  萧帅愣住了,这种浪漫的场合提那个大坏蛋干什么。

  “你其实也有点喜欢她吧!”毛雨涵语出惊人。

  “喜欢谈不上,之前顶多就是有点好感吧!”萧帅老老实实地说道。

  毛雨涵眨眨眼睛,道:“其实,我不介意的……”

  “真的?”萧帅不是没想过那方面的场景啊!想想是很high的,唯一的问题就是对身体的负荷比较大。

  “好呀你!你还真想啊!”毛雨涵一把揪住萧帅的耳朵!

  “嘶!疼疼疼!快松开!”萧帅连连告饶。

  毛雨涵松开手,拉着萧帅来到公园正中央的凉亭里坐下,低声说道:“萧帅,东津的项目已经步入正轨,我爸说了,除非出现不可抗力情况,不然这个项目一定可以拯救房地产业的未来,因为你,三年内,毛家将会成为京城乃至全国最强盛的房地产公司。谢谢你,拯救了我的家族!”

  “那时候的毛家资产能破万亿吗?”萧帅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毕竟这关乎到他的性福。

  “不止!”毛雨涵自信地回答。

  “那你还恩将仇报?把我伤成这个模样?”萧帅捂着肾脏部分,羞愤欲绝地说道。白天当牛做马就算了,晚上还下药,强制让我当牛做马!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萧帅的表情,毛雨涵很想笑。

  你一个大男人,至于这么小气么?不就是被我强上了么?又不是什么外人!

  “萧帅,从见到你开始,我就觉得你和别人不一样,你和所有人都不一样。你是真正的光,落在我的世界,成为我的太阳!你很优秀,我有时候都担心自己配不上你,但现在不会了,因为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毛雨涵牵着萧帅的手,轻轻地说着。

  话音刚落,公园里出现了一丛行走的灌木,然后是更多的植物、假山石动起来。

  萧帅假装没有看到穿着绿色衣服伪装在灌木中的人,聚精会神看着那些相互靠近的石头、灌木、花草,眼睛有些湿润。

  当那些东西拼成‘LOVE’时,萧帅的心仿佛蜕变成了少女心,有一点紧张和羞涩。

  “嫁给我,好吗?”毛雨涵半跪下去,抬起了手。手上是一个透明的小塑料袋,里面是黑色的颗粒物。

  看到这包东西的第一眼,萧帅就猜到这东西是什么了,这肯定是他没吃完的药。

  毛雨涵的意思很明显,若敢不从?那就继续吃!

  萧帅从了,也怂了!没想到雨涵短时间还能筹备这样一个虽然很简陋,但是仔细分析能发现非常别开生面让人不忍拒绝的温馨求婚场面!

  “我答应你!”萧帅赶紧把毛雨涵扶起来,诚恳地道。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把声音响起:“我觉得我们三个需要好好谈一下!”

  这个声音……

  萧帅艰难的扭过头,正看到叶芳华就站在一旁!

  那一瞬间,萧帅心虚了,比肾还要虚。

  萧帅:“谈……谈什么?”

  叶芳华看着萧帅,笑得很邪魅:“谈谈周一周三周五和周二周四周六的分工问题!”

  萧帅:“……”

  套路!彻彻底底的套路!

  好可怕!

  “别跑!”毛雨涵、叶芳华见萧帅忽然拔腿就跑,一起追了上去。

  —全书完—

  老实说,当敲下全书完这三个字的时候,我真的是感觉到了一种解脱。

  终于结束了。

  这本书写的很艰难。

  最主要的就是这个风格确实不是我擅长的风格。

  我果然还是更为擅长那种欢乐的没心没肺的风格。

  主角不用那么正经,开开心心不要有什么限制的人生,可能才是我想要的。

  这本书在写的时候,想不出情节来。

  抓破头皮都想不出来。

  我可能天生就不适合写这种正经题材的书。

  每想一个情节都抓破头皮,写出来的味道总是不对劲。

  每天跟挤牙膏似的往外挤情节。

  没有头绪。

  尤其是看着订阅每天都在掉,无论我写什么情节都是不对的,心都凉了。

  可是我知道,我得努力,我得坚持。

  不能让书友们失望。

  于是坚持到了现在。

  过完年之后的这段时间简直就是每天在咬牙坚持。

  别看字数不多,但是就这么一段时间我的头发都掉了好多。

  但是我不敢再继续写下去了。

  因为真的是一种煎熬,更重要的是,我怕把我的风格给写没了。

  我的书应该是那种很轻松很欢乐的,能够让读者笑出声来的书,而不是这种刻意的制造冲突然后刻意的去装逼打脸的书。

  越写越没手感,写到后面甚至根本就完全没有一丁点的感觉了。

  这段时间我曾经实验过写写随笔,纯粹就是练笔的。

  然后我发现,没有手感了。

  写出来的东西没法看了。这是一个很糟糕的征兆。

  当一个作者写出来的东西失去了灵气,那就是真的悲剧了。

  所以我最终下了决定,这本书必须要完结了。

  再不完结,以后没法写书了。

  扑街了要认,挨骂要站稳。

  我知道很多书友会说我这本书又写渣了,这个没法否认。

  所以我这一次需要好好的沉淀一下。

  先把自己的心静下来。

  然后好好的找找手感,我要找回败家子的那种感觉出来。

  舍我其谁的感觉。

  如果一个作者连写书的自信都没有了,那他就是真的过时了。

  我不想过时,我还要养家糊口。

  所以,我需要好好的休息段时间,好好的沉淀一下,好好的想一想,到时候再战江湖!

  各位支持我的书友们,真心的感谢大家!

  到时候咱们江湖再见,重新开始!

  https://www.67wx.net/56_56865/4318092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67wx.net。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7w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