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明天更新卷了

#67wx.net
(30+)
“有一定的物理攻击能力,但是很弱,刚刚你消耗了多少体力?”斯乌问道。

顾小楼感受了一下,这个太阳之眼消耗的不是别的东西,就是消耗自己的体力来施展强大的攻击能力。

按照太阳之眼的描述,消耗的体力不同,施展攻击强度也不同,但是对于顾小楼来说,太阳之眼最强的攻击能力,也仅仅达到中等而已。

“不多吧,不过我感觉如果增加体力的投入,攻击能力还能加强……”顾小楼回应道。

“刚刚的温度也只能烧掉这些可燃物了,石头也没有加热到300度。”斯乌感受了一下,和她看到的画面相同。

其实在实验之前她就已经知道结果了,为什么还要顾小楼再来试一次,是为了让顾小楼亲自感受太阳之眼的威力。

太阳之眼其实是一件被低估的装备,它的物理攻击能力不强,但是对灵体的攻击能力达到一个顶峰。

刚刚的攻击力,对于任何灵体来说都是致命的,只要他们的本体出现在刚刚的金光之下都很难存活下来。

“这东西可以作为突袭,但如果恶灵知道了它的能力,那么一定会躲避你的目光,而且太阳之前施展的前置动作太长了……”斯乌也说了一下这件装备的缺陷。

就是它的前置动作,之前顾小楼施展太阳之眼的时候,从他调集力量再到金光从眼中射出来,足足消耗了两秒多的时间,而在这段时间中,顾小楼的眼睛从黑色逐渐转化为金色,并且瞳孔中逐渐射出一些金色电弧。

任何看到顾小楼双眼的恶灵,只要不是石乐志,应该都会感觉不妙,所以从这一点上来看,太阳之眼的实用性也要大一些折扣。

“接下来我们试试你的相枢不死身……”斯乌这样说道。

顾小楼于是爬到烂尾楼的高层,这里是十六楼,如果这栋烂尾楼继续修建下去,最终应该会达到三十几层,只是它刚刚修建了一半就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停工了。

顾小楼从十六楼跳下去。

他现在的身体已经完完全全超越了人类,如果他从地面上起跳,用全力的话,虽然眺不到十六楼,但也能够轻松跳到七八层。

但是到这里之后如果还要跳得更高,需要的就是更强的爆发能力了,人类想要摆脱地心引力的影响,还很困难。

从十六楼掉下去,顾小楼虽然没有通过抓住楼层减速,但身体也自然反应做出了最佳的应对姿势,掉在地上的时候顾小楼砸出了一个大坑。

地面上满是裂纹,就像是有一个人从楼顶上往下扔了一大块钢铁一样。

等顾小楼站起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内脏已经受到了伤害,是他刚刚落地的时候着地的一脚膝盖顶到肚子上造成的。

“很奇怪,虽然受到伤害,但是我感觉自己的战斗力没有受到任何影响。”顾小楼说道,之前他和相枢战斗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受害到脏腑。

但那个时候他没动一下都会感觉到疼痛,影响自己的实力发挥,而现在他发现这些疼痛反而让他兴奋起来了,另外体内的内气在自己受到伤害的影响下飞速运转起来,开始增长。

“抖m……”斯乌在一旁小声说道,相枢不死身在她看来就是谁练谁成抖m 的神功。

以前怕痛的人修炼了之后,越是受伤实力越是强大,自己也越是兴奋,就像现在的顾小楼,斯乌问他“想不想再跳一次?”

顾小楼犹豫了一番,毅然决然又爬上了十六楼,他现在还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变化,只是觉得跳楼受伤就能增加自己的功力,这是一件挺划算的事情。

虽然增加的功力在伤势恢复之后就会缓缓消散,但最终还是会留存一些下来的,而留存的功力比你辛辛苦苦自己修炼出来功力要多得多了。

砰!

顾小楼再次跳了下来,这次他的功力增加更多,一股兴奋劲让他忽视了斯乌的目光,想要再爬一次十六楼。

不过这次他被斯乌拉住了:“你跳两次差不多了,再多就会有人来看……”

顾小楼一想,虽然这地方偏僻,但是一直弄太大的动静也不太好,于是放弃了了继续行动的想法。

“相枢不死身是不错的技能,让你的整体战斗能力提升了五十个百分点……”相枢不死身的最大作用不是增加顾小楼的攻击能力,而是让他不怕受伤不怕死了,这对顾小楼的提升是巨大的。

虽然看起来现在的顾小楼已经经历了不少了,但是不要忘记他在不久之前其实还是一个普通人,面对死亡面对受伤,还是会下意识的迟疑。

但是当他获得了抖m不死身的时候,这样的弱点也就克服了。

受伤不会让他害怕,反而让他兴奋。

这对一个肉搏战士的提升是巨大的,不然以前打仗的时候为什么政府会发给一些士兵兴奋剂,就是有这样的作用。

“那我兑换得不错……”顾小楼自己也很满意这样的技能,等他再用九色玉蝉法将自己受到的伤势恢复之后。

接着就听斯乌继续道:“用用那个吧……”

“哪个?”顾小楼听着有些疑惑。

“无名的嫁衣啊,这毕竟是一大底牌,放着不用怎么行?”斯乌鼓励道。

对于斯乌的话,顾小楼完全是拒绝的,之前在副本里面,除了相枢就没有人见到过他使用无名嫁衣的力量,而且相枢都被他打死了,从某种意义上这件事情也没有人亲眼见过了。

“其实这里也没有什么人,就我们两个,我一定帮你保密……”斯乌苦口婆心地劝导道,“这种能力只有我亲眼看一看,才能合理的制定作战方案啊……”这一刻斯乌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她的天赋能力。

顾小楼脸都黑了,早知道就不将无名嫁衣的事情告诉她了,现在他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来打消斯乌的想法。

最终到天亮的时候,斯乌也没能如愿,这让顾小楼隐隐松了一口气。

然而他没有见到自己转身的一刻,斯乌嘴角露出的微笑。

进过她一晚上的纠缠,已经在顾小楼心里埋下了一刻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