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55章

#67wx.net
(21-)
听得此言,李寻连心头一动,转眼看去,只见老者正身体前倾扒在木板后面的铁栏上。

他那双惨白的瞳仁似乎都闪烁起了兴奋的光芒,沟壑纵横的青绿色的脸庞上,也是带着一种近乎扭曲的表情。

人与人之间对待问题的思路和看法都不尽相同,老者大概是见到李寻连听过他讲述的往事后感慨连连,是以认为李寻连的内心更倾向于幽魔宗。但实际上李寻连只是感叹历史长河无情湮没了诸多本该叱咤风云的强者而已。

说实话,此刻老者的表情很是恐怖,但李寻连知道,他现在内心的祈盼该有多么强烈,那是将毕生希望寄托于李寻连身上的扭曲的疯狂。

“先天魔气不是幽魔宗不传之秘么?”李寻连不忍直接击碎老者的愿望,但他更不能轻易应承下来。

因为他很清李,虽然朱宁天已经不在,但这并不能消减老者对皇庭的恨意,答应他便等同于答应与皇庭为敌,这不仅关于到客栈,更关乎到九州。更何况,就算李寻连只是孓然一人,他也不能只为了习得先天魔气,便凭白与皇庭为难。

这无关乎道义,皇庭和幽魔宗的恩怨,乃是无有对错的势力之争。

“的确,但这很简单,只要你拜我为师,那么你便是幽魔宗传人,而且还可以直接作为宗主,若你修习先天魔气有成,日后还可以以此为媒介广招门人,重新壮大我幽魔圣宗!”

老者越说越是兴奋,仿佛在他的脑海中幽魔宗重新壮大雄霸九州的场面已然浮现,只要李寻连答应下来,那么这一切就都指日可待。

李寻连没有说话,他在思考该用什么样的借口来拒绝老者,不管此人入狱前怎样,是否有什么恶行,但就眼下而言,在李寻连的眼里,他却十分悲情,甚至可怜。

“怎么,你不同意?”见得李寻连沉默不语,老者惊诧问,双手也是用力抓紧铁栏,如果可以,恐怕他现在已经冲进李寻连这里来了。

“老前辈,方才晚辈也跟你说了,我是客栈公子,做事之前需要权衡,特别此等大事,更要严谨思量。”李寻连轻声说道,听过此人诸多事迹之后,李寻连已然觉得将其称为“老人家”不太合适,幽魔宗十大魔子之一,无论善恶,担的起自己的一句前辈之称。

“对对对,是得好好思量,我理解你,但你要知道,这先天魔气乃是具有腐蚀玄气防御的特殊威力,你现在身为客栈公子,将来必有一日掌握客栈精髓,到时候再结合先天魔气,同辈之中恐怕无人是你敌手。”老者改为循循善诱,当然,这“善”字应该换成“利”字。

“我想起来了,你们客栈有风火林山诀,四大剑奴各执其一,身拥此诀,足以天河斩神海,你身为客栈公子,风火林山诀的玄妙肯定是已经明晓,你且想想,能够腐蚀玄气的先天魔气若是配合飙风之疾,那可让对手如何防御?”还未待李寻连说话,老者便又兴奋开口,仿佛他说过之后,李寻连便会忙不迭的答应下来那般。

的确,其实老者说的一点都没错,若先天魔气真的能够腐蚀玄气防御,那么和四字真经结合起来,便会是一道绝难防御的杀手锏,无论飙风之疾还是动如火掠,亦或是其徐如林,这先天魔气都能够极大程度的与之相辅相成,端的是量身打造一般。

而且李寻连现在已经拥有玄阴之气的修习法门,虽然眼下还未参悟通透,但以他的天赋,早晚能够修成。若是再将先天魔气掌握,不说在玄修领域的同辈之中立于不败之地,那也是可以横行无忌了。

当然了,以他现在的能力,也几乎就是横行无忌,但上头还有一个镜圆死死压制着自己,皇子朱佲若是使出全力,亦是能够对自己造成绝大威胁,想要越这两人,目前来说还不是太容易。

“要答应他么……”李寻连开始有些动摇,毕竟少年心性,对于屹立玄修之巅有着天然的难以抗拒的向往。

但他终究还是冷静的,略一思索便觉此事不可,不说九州纷争的厉害关系,便是门楣传承也是一件极为重大的事情,眼下已经有魏总管的玄阴之气压在肩上,若在来一个先天魔气,端的是太过沉重。

更何况,老者说的不是“帮”,而是“效力”。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其中性质却大有不同。

帮他,那是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遇到违背内心的事儿便可以权衡处理。若是效力于他,那可就要任人摆布,指东打东无有违背了。否则,那便是失信于人。

综合来看,还是不能够答应他,最起码不能为单纯的为了先天魔气而答应他。

不过,这其中却是有一关键之处值得李寻连注意,那便是此人了解四字真经,虽然他错将四字真经称为风火林山诀,但这并不影响他一定是接触过四大剑奴的事实。

四剑奴,即便是李寻连,也从未见过他们的真容!

“老前辈,晚辈有一事想要请教?”李寻连皱眉开口。

“放心,先天魔气无有反噬,大可放心修炼。”老者自作聪明。

“非也。”李寻连摇了摇头,道:“先天魔气暂且放在一边,晚辈想问您几个问题。”

此刻老者巴不得自己能为李寻连解惑一二,这样便能增添好感,此事的成功几率也可大大提升。

“讲,但凡所知,必定言无不尽。”老者点头说道。

“您……见过四大剑奴?”李寻连的语气中有些忧虑,但他也不知道自己忧虑何在,也许是害怕听到肯定答案,毕竟四剑奴已经跟随他十一年之久,特别肃却和媚舞,在李寻连的心里都是以生死之交待之,如果他们是和此人同辈,那真是有点不敢想象。

其实李寻连也听说过几十年前四大剑奴横空出世,横扫九州武林的事迹,但他觉得彼四剑奴并非此四剑奴,很可能是肃却寰风等人的师父或者长辈。眼下与当年四剑奴有过交集的人就在眼前,想要确定很简单,询问一下老者眼里的四剑奴都是什么样性格的人几乎便可得出结论。

“自然见过,还与其中一位交过手。”老者面露回忆神色,脸上也不禁浮起肃然。

“哪位?可知姓名?”李寻连急切问。

曾在赤铁矿场之战时,李寻连便觉得四大剑奴在某种程度上比大掌柜还要神秘,这不仅是因为他们对自己隐瞒了某些东西,还是因为无论江湖野史也好,客栈的年册也罢,从来就没有关于四剑奴的任何记载!

“姓名不知,但他修习的奥义应该是飙风之疾,我那时已然是灵溪中期,但在他自出剑到收剑,竟能在我无知无觉的情况下斩下我的束冠。”老者回忆道。

“确是飙风之疾。”李寻连点了点头,又问:“前辈可否将你们的交集详细说来?”

随后,老者便将和当年蛰息剑奴的交集缓缓道来,因果李寻连并不看重,无非就是再正常不过的江湖争斗,他关注的是蛰息剑奴的性格,听老者讲完,也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老者口中的蛰息剑怒并不冷厉,反倒很是健谈,这是寰风无论如何也做不来的。

既然确定了彼四剑奴非此四剑奴,李寻连也就心安了,其他的无需再问,四剑奴的神秘连客栈奢老都不了解,此人便更不会所有知晓了。

“说来说去,你到底同意还是不同意啊?”老者有些急了。

“前辈恕罪,晚辈还是不能答应。不过,您若是有什么其他方面的心愿,纵万般艰难,晚辈也会尽力帮您完成。”李寻连将身子狠狠的躬起,以此来表示歉意。

砰!

老者愤怒的拍向铁栏,显然他怒极之下还动用了玄气,巨大震响在昏暗的地牢甬道中回荡开来,久久不绝。

然而,李寻连并未抬头,即便老者现在给他一掌,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不过躬身低头的李寻连却是隐约听到了痛哼之声,当他抬头看去,只见老者竟七窍流血,浑身颤栗的跌倒在地上。

“前辈!”焦急之下李寻连击碎木墙,将手从铁栏间隙伸出,想要扶老者一把。

“不用。”不老将李寻连的手挡开,他这句不用很是平淡,虽然已无怒气,但却多了一种心灰意冷的颓然。

“前辈,晚辈真的是无能为力,眼下九州形势动荡,我若为一己之私致使客栈对立皇庭,那便会给妖族以可乘之机呀!”李寻连的心里终究是有些过意不去,虽然此事并不能怪他,但眼见老者因希望破碎而自我摧残,端的是心头堵闷。

老者没有说话,待得颤栗稍减,然后便开始了吐纳,片刻后颤颤巍巍的重新站起,恶毒咒骂道:“不得好死的朱氏皇庭!当真卑劣无比!”

李寻连不明所以,怎地又骂起皇庭来了。

见他疑惑,老者解释道:“你以为这铁栏是什么?专克玄气,不仅克制,还他妈的散诡异气息侵蚀心脉,我变成这幅模样,便是拜它所赐!”

嘶……

李寻连倒吸一口凉气,这看似普普通通的铁栏,虽不是凡铁,但却有如此诡异之效?

这绝玄狱,实在隐藏了太多秘密!

李寻连先是看了老者一眼,随后面带诧异的将铁栏杆仔细打量起来,此铁通体黝黑,乍看与寻常铁类无异,但通过细致观察,却可见得上面密布细微孔洞,凑近闻嗅,一股刺鼻气息便会钻入肺腑,而后渗透到五脏六腑,最后直抵气海玄关。

这刺鼻气息甫一入鼻,李寻连便觉皮肤一件麻痛,当即便对老者言语信奉三分。

“如此说来,牢中的怪味儿便是通过这些孔洞透而出的?”

“你以为?不是这些孔洞,难不成还是我身上臭?”老者撇嘴说道。

李寻连一阵脸红,说实话他原本真是这么认为的。

“那您何时现自己受到气息影响,开始变的……”李寻连赶紧岔开话题,但说到这里却不好意思再说下去。

“呵,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是吧,不用久,三个月就够啦。”老者似是自嘲,但语气深处,却能听出深深的怨恨。

三个月……

眉头大皱,李寻连脑海中瞬间出现自己在不久的将来也会变成这幅模样的场景,妖族难缠,不知大掌柜和皇庭能否在三个月内在此事上取得突破。

忽而,李寻连却又是自嘲般的叹了口气。还哪有三个月时间留给自己,成王安排的心腹,怕是尽早便会动手,岂能留他活到三个月之后。

想到这里,李寻连也是再无其他心思,先前在入狱之时曾感受到精纯玄气的波动,如今当尽快尝试,不说借助精纯玄气取得突破,最起码也要在精纯玄气的刺激下恢复催动玄气的能力。

离开铁栏回到床铺,盘坐下来后很快便是入定,按照固玄境修习法门一遍遍引导,希望能够尽早取得功效。

先前受到精纯玄气刺激之时,他便感受到气海中有沸腾之感,这说明或是在精纯玄气刺激下自己气海封印被破除,或是他体脉强悍气海压根就没有被完全封印,总之没过多久,一丝丝躁动的玄气便重新活络起来。

在这期间,老者始终于铁栏旁侧看着,因为李寻连击碎了大片的木墙,两人间能够视线可见的地方也宽广了不少。

“小子,想要恢复玄气是吧,寻常方式是没用的,我可以教你一种特殊方法。”老者开口说道。

实际上李寻连现在已经恢复玄气了,只不过效果不是特别明显而已,也就是不能自如的调动玄气,但据他估算,再有两个时成,便可彻底破除封印。

不过若是能快些,到也是一件锦上添花的美事。

“前辈,恕晚辈直言,即便您的方式帮到了我,我也不会因此而改变初衷。”李寻连自然要先把丑话说在前面,所谓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若不是事先说好,便又会是一桩别扭。

“你这小娃太不大气,我被关在这里永无重见天日之时,迟早是老死狱中,别说区区练气法门,便是将先天魔气凭白传你,又有什么不可。”老者说话时惨白的眼仁儿闪烁异芒,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因光线昏暗的原因,所以李寻连并没有现这一异样,只当老者是在拿话语挤兑自己,讪笑一声,便没有答话。

“小子你听好了,我说你做,循着此法,不出三刻,便可修为尽复。”

说罢,老者便开始念叨起来,内容有些晦涩,但对于李寻连来说并不难懂,一边详细听着,一边按照法门演练起来。

果然,气海很快便有了强烈反应,丝丝缕缕的玄气从经脉中急游动,最后散而出,李寻连闭目凝神,全副心思投入其中,只待修为恢复,再去道谢老者。

然而,他现在是闭着眼睛,完全不知道自己身体上生了什么。

只见黑色的气息将他整个身体都笼罩起来,那黑色气息如浓墨一般,顺着李寻连的毛孔渗出,最后聚集于头顶,竟是隐约形成一张魔鬼面容!

见得此状,老者先是有些诧异,随后面容再度出现了那种扭曲般的疯狂。

既然求不得,那便哄骗,这先天魔诀已然沿着此子经脉散开,待到魔意形成,便会在其气海中种下先天魔根,到时候,再略施手段,不愁此子不为自己所用!

原来,这并不是什么恢复玄气的法门,而是将李寻连“干净”的玄气,侵入魔意的法诀!

“没想到,事情竟如此顺利,此子体脉之强前所未见,竟能毫不排斥的容纳先天魔气!”老者在心中暗暗惊奇,实际上若是换了常人,先天魔气绝不会如此轻易的融合进去,甚至出现排斥和剧烈反应。所以在此之前老者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并未怀有太多的希望。

当然,他岂会知道,以李寻连之体脉,连在青妖百二体内催动而出的精纯玄气都能轻松吸纳,更何况这先天魔气!

大约两刻左右,李寻连头顶的黑气已然越凝实,那道恶魔面容也越来越显露实质,估计再有片刻光景,便能大功告成。

不得不说,这先天魔诀的确是具有让李寻连恢复自由使用玄气的功效,否则李寻连也不会不知不觉,完全沉浸其中。

眼见到了紧要关头,老者阴笑一声,口中法诀悄然转变,已然成了他们幽魔宗的一道秘法,幽魔噬心印!

李寻连仍是不知不觉,按照老者所念法诀继续催动玄气,正在他暗自兴庆终于恢复如常之时,徒然间头脑一阵嗡鸣,随后便有莫名气机强冲气海,无论他如何抵御,竟都无法阻拦!

“前辈!”李寻连豁然睁眼,虽隐约猜到老者暗中作梗,但终究还是疑惑的确定了一句。

只见,老者那令人恐惧的面容上写满了快意,他那两张深紫犯黑的嘴唇快张合,一道道魔音钻入李寻连耳朵,受此魔音催动,莫名气机冲势更快,眨眼间已然坠入气海,最后消失不见。

所有异状全部停止,李寻连也恢复了正常。他下意识的便想调动玄气,但玄气出现,已然是莹白中泛着点点乌黑。

正常玄气乃是莹白之色,玄修掌控各种法诀奥妙之后可使玄气颜色生变动,但这乌黑斑点却并非如此,反倒很有一种侵蚀辱秽了莹白玄气的感觉。

“你做了什么!”李寻连厉声喝道,他万万没想到,老者竟是这种阴损之人。

“嘿,放心好了,我并没有害你,只不过是强行将先天魔意植入你的气海而已,随着你日后运转玄气,这由先天魔意形成的魔根便会芽结果,最后将你的气海盈满先天魔气。”老者桀桀笑着,奸计得逞的他,此刻满脸兴奋。

“即便你将先天魔气渡入我体内,我亦是不会为你所用!”李寻连斩钉截铁的说道。

“哈哈哈,你觉得,还由得住你么?”说着,老者面容徒然转为狰狞,阴沉道:“老夫不仅在你体内种下了魔根,同时还种下了幽魔噬心印,你若不想死,那便得乖乖听话!”

其实李寻连对此隐约已经有所猜想,他想不到具体,但也能够通过老者先前的表情想到自己体内必定会下了禁制,所以刚才那句话,他才会说的如此斩钉截铁。

“我最痛恨别人威胁我,我再重复一遍,即便如此,我亦是不会为你所用!”语气更加坚定,丝毫不容改变。

“哈哈哈,不愧是客栈公子,还真是个硬骨头。”老者不以为意的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好一阵儿之后才又开口说道:“这幽魔噬心印每隔一个月作一次,作时须得承受噬心之痛,这还不算什么,你能做到客栈公子的位置,老夫相信你受得住痛苦。但,老夫要告诉你,如果无有特定法门,这幽魔噬心印作十二次之后,便算是大罗金仙降世,也是救你不得!”

“嘿,希望那个时候,你的语气,还能和今天一样硬!”老者说罢转身便欲回到墙角休息,但刚走两步又似想起什么一般,回头阴笑道:“忘了告诉你,特定法门只有幽魔宗宗主和十大魔子有资格掌握,你出去后也不用费劲寻找了,因为他们早已化古,放眼天下,能够解开这幽魔噬心印的,唯余老夫一人尔,哈哈哈!”

听得此言,李寻连登时心头一沉,他固然是不会为其所迫,但想到结局只有一死,端的是既无奈又悲哀。

“唉……”轻叹一声,此事怪不得别人,怪只怪他万万没有料到,一个被深锁大狱七十多年,理应看破世事的垂暮老者,竟然还有如此恶毒之心思。

这是他李寻连第一次看错人,也可以算是生平最后一次看错人了……

“作十二次,也就是说我只有一年的活头了?”兀自悲笑两声,没想到此番入狱连成王的手段都没见着呢,便先把性命给定格在一年之后了。

当然了,虽然此事十之八九便是如老者所言,但没到最后一天,李寻连就不能自暴自弃,略作悲愤之后,李寻连再度入定,要死也是一年之后,他可不想让李月小筑的匆匆一别,变成他与顾盼兮之间的最后一面。

所以,还需尽快提升修为,争分夺秒,留给自己的时间只有一年,务必不能让自己死在这绝玄狱中。

这一年的时间,他要好好和顾盼兮大掌柜等人一同度过。

也不知过了多久,正自打坐间,忽有脚步声由远及近,缓缓而来……

(本章完)

  76/76513/216183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7wx.net。87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67w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