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九十九章:替他说出不愿意

#67wx.net
(30+)
  “让他们进来,他们是我的朋友,是来参加婚礼的。”贺英俊见林金淼正站在原地焦急郁闷之际,他立刻跑向了大堂门口和保安解释,这才松开了紧拉着李庆生的手,因为场外的媒体朋友实在是太多了,保安们肯定也不会去理睬那些所谓的特殊情况,他们只是在按照规章制度办事,而贺英俊自然也是非常尊重那些保安们的,所以他愿意和保安们去解释,因为在他的眼中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这不是林秘书的妹妹和那个外国朋友吗?你们今天怎么来这里了,不会是……”李庆生见势不妙也立刻走上了前来,带着狐疑的表情镇定的向林金淼问道。

  “我要是来找贺英的,我姐姐她今天早晨不见了,我真的怕她会凶多吉少,所以不管你是谁,请你赶快替我通知贺英,让他帮我去找我姐姐,贺英他人呢?他现在人在哪里?我要去找他……”顾不得李庆生的阻拦,林金淼踉踉跄跄着连走带跑的努力向前狂奔着,控制不住的泪水不知从何时开始却早已淹没了她双颊,贺英俊见状十分的不放心,一路上他紧随其后。

  看着挡在眼前的李庆生,诺亚也同样带着一脸的严肃和不安的悲伤看向了他,对于眼前的这个男人,诺亚几乎可以说是怒视,两人之间并未多言,李庆生心里也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双方僵持了一会儿见势头不对后他也只好赶紧闪开了,然后跟着他们一起闯向了婚礼会场。

  婚礼依旧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美丽的新娘帅气的新郎,在众多亲朋好友的见证与祝福之下,他们正在宣读着彼此的誓言,当主持人用饱含着深情的语调向贺英提问到:“你愿意娶你身边这位美丽的姑娘成为你的妻子,你愿意对她……”时,可不料这样温情到了极致的气氛,却被刚刚闯入婚礼会场里来的林金淼给当即打断了。

  “他不愿意!”当林金淼走进会场听到主持人正好提出的这个问题后,她却直接对着台上大喊着打断了主持人的话,一时间台上台下的众多宾客开始议论纷纷,贺英见状非常不悦地走下了台去,只见在听道弟弟贺英俊附在他耳边说了一些什么后,贺英便立刻离开了婚礼现场,他把前来捣乱的林金淼和诺亚带到了酒店大堂的休息室里去了,婚礼被迫终止。

  贺英离开后,穿着婚纱的林慧如就这样被干巴巴的晾在了婚礼现场的舞台上,听着别人的议论纷纷和指指点点,林慧如的心立即便陷入到了冰点,能被自己的丈夫就这样无视的抛开,甚至当众都不给自己留下一丝颜面,一时间贺英的做法另她和她的家人感到羞愧难当,另他们颜面全无。尽管如此,而就在刚刚,贺英的离去却仿佛就像给了自己一记响亮的耳光,这个耳光一下子便把她拉回到了现实当中,这一刻林慧如突然间彻底的醒悟了过来,心里一个声音瞬间便充斥在自己的耳边,‘他不爱我,他根本就没有爱过我,我何必还要继续强求呢……’

  此时此刻,看着台下不远处正在一脸关切地注视着自己的李庆生,林慧如似乎向他发出了求救的信号,她双眼梨花带泪深情的望着李庆生,用口型淡淡地对他说到:‘带我走,快我走!’

  “别怕,我带你走!”在领会了她的意图之后,李庆生径直走向了舞台中央站到了林慧如的身边,深情地眼神立即便贯穿于她的眼底,他一只紧紧地牵起了林慧如的手,完全不顾众人的惊讶与狐疑的眼光,片刻后,他们便冲出了婚礼现场,场内立刻响起了一片惊蛰般的哗然之声,而酒店大堂门外正在蓄势待发的媒体朋友们,看见从婚礼会场里跑出来的新娘和不是新郎的男人,瞬间,他们就像是闻见腥的苍蝇一样,立刻便蜂拥而上,追逐着争相提问着。

  ‘哎~这不是林慧如小姐吗?请问您这是……’

  ‘请问您身边的这位男士和您是什么关系……’

  ‘请问您现在是要逃婚吗……’

  李庆生见状赶紧拉着林慧如的手冲到了马路旁,然后随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转眼间他们乘坐着出租车便消失在了茫茫的车流之中。

  “怎么样?是不是挺刺激的?”望着车尾后方被逐渐越落越远的媒体朋友们,李庆生满脸笑意的转头看向了身旁的林慧如,见慧如穿的很单薄他立即又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然后披在了她的身上。

  “嗯!是挺好玩儿的,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逃婚呢!”林慧如不自觉地抻了抻李庆生给她披在身上的外套,然后笑嘻嘻的看着李庆生说道,那模样真是像极了不谙世事的小女生,此刻在李庆生的心中她是那样的美丽,李庆生的心在不知不觉中慌乱的跳动着。

  “我也是第一次抢婚呢!是不是更好玩儿呢!”李庆生语毕,车里的两个人立时便陷入到了静谧的羞涩之中,一时间二人尴尬的手足无措。

  片刻后李庆生率先打破了尴尬,他对出租车司机说到:“师傅请送我们到XXX小区。”而后又转头看向林慧如说到:“总得先把婚纱换下来,然后我再送你回家啊!”

  “嗯!”此时林慧如不便再多言,只是在轻声的应承了一声后便安静地低下了头去,一股莫名的窘迫气息就这样无端的在狭窄的车内蔓延开来。

  而现在婚礼现场当林、贺两家的人,与众多的亲朋好友在经历过这样的婚礼闹剧之后,他们个个无不感到莫名其妙的,林、贺两家的人也只能暂时站出来公关一下,‘家事而已,希望大家不要到处去作无为的宣扬,以免会造成林、贺两大集团的损失,谢谢各位了……’一场豪华的婚礼最终以闹剧就这样草草收场了,贺英的母亲李丽娟在与林慧如的哥哥嫂子攀谈了一阵后,便在集团司机的护送之下离开了,望着李丽娟离去的身影,林慧如的哥哥哥林慧荣不觉一阵恼羞成怒。

  “看来这小子真的是不要命了。”林慧荣握紧着拳头大怒呵斥道。

  “老公你到底在说谁啊?我看还是算了吧,也都已经闹到现在这个样子了,咱家慧如不是也有责任吗?要我说啊她根本就不应该和那个叫李庆生的跑掉,你看现在我们这边倒也不好说什么了……”林慧荣的老婆张子枫闻之便是一阵小女人的唠叨,不料却被林慧荣给及时的打断了。

  “好啦~你就不要一直这样念啦!走了,我们也快回家吧,今天这人啊可真算是丢大了。”伴着声声的抱怨林慧荣叫着老婆一同走出了婚礼现场,恼怒的他想要直接回到家中去,张子枫不敢再言,只得默默地陪在老公的身边。

  “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什么叫金鱼失踪了?难道现在你们不该向我解释一下吗?”酒店大堂的休息室里,贺英正紧蹙着眉头望着眼前有些怒火中烧的林金淼和诺亚二人,而再看看正站在门边好像对此事略知一二的弟弟贺英俊,贺英越发的感到一脸的不明所以,在沉默了片刻后他压低着声音向眼前的人问道。

  “什么?解释?你竟然还有脸要让我给你解释?”贺英的话完全就像是一个一触即燃的*一般,林金淼听后变得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压抑了,所有对姐姐的心疼和追寻统统凝聚成了疯狂的蛮力,几乎在这一刻同时爆发了出来,她走近贺英的身边撕心累肺的大声反问道,贺英听后不语,只是表露出了一脸的无奈。

  “你还有心思在这里娶老婆,你知道我姐姐她当年为什么会离开你吗?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是因为爱你,她是因为太过爱你了,这份爱甚至超乎过了她的生命!”林金淼依旧撕心裂肺地向贺英疯狂的表达着陈述着,“她在加拿大努力的接受治疗,她努力康复,这一切的一切不过都是为了有一天能够回来找你,你都知道吗?你都了解过吗?还有诺亚,其实他并不是什么你想象中我姐的男朋友,他只是个医王,只是个我姐的心理医生,没错,她有很严重的心理障碍,抑郁症几乎已经折磨的她体无完肤了,可没想到你~你还这样折磨她,她的腿上是疤,腹部、肋骨上、头上到处都疤,那些伤疤你还都记得吗?难道你就是这样来对待一个为你死过好几回的女人吗?难道你非得把她逼死你才算甘心吗?”林金淼失声地痛哭着,近乎疯狂地指责着眼前这个伤害过她姐姐的男人,贺英听后木那地站定在原地一时间仿佛丢了魂,犹如一具行尸走肉一般任其金淼推搡,英俊见状急忙走了过来温柔地想要为金淼拭去她满脸的泪水,可不料却被林金淼一回手给用力推开了,或许是因为愤怒,又或许是因为心痛姐姐,此时此刻金淼统统都不想要去顾及旁人了。

  “看看这个吧,这是金鱼在患病期间的手记,她走的时候也没有拿手机,看,她手机的屏幕还是你们的结婚照呢~其实,贺英是你真的做错了。”诺亚将林金鱼枕头下的那个小本子和手机一并递给了贺英,这一刻,他们之间仿佛再无敌意,再无隔阂。

  贺英动作十分僵硬的从诺亚手中接过了那本子和手机,手机的屏幕在这一刻突然间亮了起来,看着屏幕上结婚照里的他们笑的是如此的美好,他的心突然间却再一次的生生抽紧了,全身的血液仿佛在这一刻倒流、凝固、静止了,无声的疼痛瞬间便蔓延至全身,疼得他不能动弹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