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八章 光阴错位

#67wx.net
(22-)
  
刘程有些听糊涂了,“你说什么,融了它灵魂是什么意思。”
“修仙之人很重要的一项就是修魂,也叫铸魂,魂越强大,灵量就越强大。你们练武之人除了练筋骨,就是练气,但你们还有一项就是修德,只不过世上之人不知道还要炼魂,这个没有仙人指点,是非常难的。”小蝶像有意指点刘程。
刘程用剑开始割蟒皮,“你还懂得真多,小蝶,你的法力是和谁学的,岛主吗?”
“我是和好多位师傅学的,最后岛主看我天资聪明,才收我做了弟子,后来又被选为少主。你这把剑,好锋利,能一剑砍掉蟒头,这蟒皮应当很硬吧,让我看看。”小蝶说着,摸了摸蟒皮,又摸了摸剑。
刘程索性将剑递给她,小蝶接过剑放在手中一掂量,“好重的剑,这是什么打造的,玄铁吗?”小蝶一边端详,一边问道。
“不知道,但肯定是好钢,是师傅亲自为我打造的,取名赤龙。”
“哦,你师父,你师傅是谁?”
“家师姓江,是一代铸剑名师,也是武学大家。”刘程怀着无比敬仰的表情说道。
“姓江,叫什么呢?”小蝶接着问。
流程心想:这个丫头,还喜欢刨根问底,看来是个很好事的人。“师父叫江怀远,字仲卿。”
“哎呀,果然是江二叔。难怪我看这剑就觉得眼熟,看来你与桃花界的确有缘啊。”小蝶惊呼道。
“什么,什么,怎么我师父成了你江二叔,你到说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刘程不禁来了兴趣。
小蝶也不再说话,站起来,将手中剑端平,口中念念有词,“明月江陈,铸剑于心,起”。
只见那赤龙宝剑,嗖的飞起,在空中一阵穿梭。恰似青龙摆尾,又似天外飞虹,看得刘程是眼花缭乱。
待小蝶收了宝剑,递于他,刘程接过剑张着大嘴,已经彻底惊呆了,“怎么,这剑还可以这样用,放在我手里真是糟蹋了,师父从未教过我这种剑法。”
“你师父不会这种剑法的,但你师父的确是个铸剑高手,在桃花仙界,有四大宗门,赵、宋、江、陈。赵家最擅长铸魂,宋家最善于驾驭魂力,就是驱魂,而江家善于打造兵器及制作,而陈家最善于修魂治病。其实各宗门祖辈是和仙人一起学习的,只是在后来的领悟上有所不同,各自发展,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模式。我一看到你这剑尖有独特的煅痕,剑身下面铸有铭文‘江陈明月’,就知道可能是江家所铸宝剑,哎,这话说来就长了,我们还是赶路吧。”说完小蝶已经架起刘程飞了起来。
“唉,我还没大听懂,你再讲讲。”
刘程听得意犹未尽。但小蝶早已把他带到高处,也不再言语。
很快他们就飞到了海边,小蝶看到远处好像有个渔村,忙带着刘程飞去。
刘程也看见了渔村,飞起来可真快,心想应当让小蝶教教自己这些仙法,太实用了,飞起来看北京城那是什么感觉?“小蝶,快降到地面,不要在往前飞了。”刘程突然意识到什么。
“怎么了,好吧。”小蝶降了下去把刘程放到了地上,自己也稳稳的落下。那降落的身姿甚是优美,做仙人好让人羡慕,刘程开始后悔自己没有答应岛主修仙,可是前提要取小蝶,这个娃娃一样的姑娘倒是真可爱,不过做妹妹或女儿还差不多,做妻子,自己真是有些无法接受。
“你刚看我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小蝶笑着问。
“怎么了,什么眼神。”刘程惊讶地问。
“一脸坏笑,肯定没想什么好事。”
“呵呵,这个,他这个,没有了。我只是觉得你降落的时候很美,我也想学飞翔。能教教我吗。”
“好啊,对了,怎么不让我飞了,怕我累到吗?”小蝶眨着眼睛说道。
“这当然是其一,另一方面,世间险恶,你千万不要在外人面前露出法术。不然会招来很多麻烦。我们还是走过去,不然当地人看到你这个神仙,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好吧,都听你的。咱们走吧。”说着,小蝶拉着刘程的手向前走去,脸上的笑容充满了希望和幸福。
在渔村口遇到一个渔民正在筛网,其身上的服饰明显不是大明子民的服装。见到他二人连忙施礼,说出一串铿锵有力的话,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们迷路了,请问你这里是什么地方?”刘程还礼问道。
“金箍嘎,金箍嘎!”那人听后喊道,然后拉着刘程的手往村里走。
村里有个穿汉人服饰的商贩好像正在收购渔民的干货。
“金箍嘎,李,金箍嘎。”那渔民把他们带到那个商贩跟前。
只见他头戴貂皮帽,身穿宽巾衣,肩上搭着一只狐狸皮,鼻子下留了两撇俊美胡。
“这位兄台是?”那商贩略带有南方口音,向刘程他们拱了拱手。
刘程也一拱手“在下刘程,因所乘之船遇险流落到此。请问阁下是?”
“在下李醇,到朝鲜来收些药材、特产之类。这里民风淳朴,生意好做,同是大明属地,那长白山一带就彪悍的多了,我本来想进些山参,却险些把命丢了,只好到朝鲜来进一些货,总不至于白跑这一趟。”说着闻了闻手里的海马干。
“怎么,这里是朝鲜吗。离湖广一带应当有万里了吧。”
“怎么老兄是从广东附近上的船吗。”
“啊.......差不多,我们想回京城,不知可否指点一下路途。”
“好说,你们可以和我一起乘船走,走陆路太远,而且一路险恶。哎呀,这是你姑娘吧,人长得真是俊俏,将来必是一位百里挑一的佳人。”
小蝶一听很是生气,噘着嘴刚要反驳。刘程一把拉住小蝶胳膊说道:“正是小女,叫刘晓蝶,还不见过李叔叔。”
“小蝶见过李叔叔。”小蝶也只好顺着刘程说了,尽管自己心里老大的不乐意。
等李醇收好了货已是装了满满一小车,刘程和小蝶跟着他来到海边,岸边停着几艘小船,他们上了其中一艘向海中远处的一条大船驶去。
离近了才发现,这真是好大一艘渔船,比商船小不了太多。船老大一脸络腮胡子,冲着李醇叫嚷道:“你小子,总是比别人慢一步,害的全船的人都等你一人。这二位是?”他带着一脸的警觉问道。
“一对船遇险的父女,都是自家人,捎上一程无妨。”李醇打哈哈地说道。
“在下刘程还望老大能行个方便,带我们父女一程。”
船老大一把将李醇拉到一边,“我说你在哪里遇到的,你听他一嘴京话,要是官家密探,我等岂不是都被你害了。”
“不会,我看人准着呢,即便是京里的官家,也肯定是落难至此,绝不会是密探。我拿人头担保。”李醇拍着胸脯说。
“切,你的脑袋也就配做鱼饵罢了。算了,不过不能白乘船,总得来些实惠是不是。去问问可有银两,或拿得出手的东西。”
“好吧!”李醇应道。
老板随即招呼水手起锚、杨帆开船。
李醇来到刘程身边,“你看,这船家就是小家子气,想讨些实惠,不知刘兄可有银两细软之物,若是没有,也不打紧,我给你垫付就是。”
“说道银两,实在是只剩拿不出手的碎银,我这里倒是有一张不错的蟒皮,李兄看看。”说着,刘程拿出那张蟒皮。
李醇一看,眼珠子瞪得都快掉下来了。他从未见过如此巨大的蟒皮,而且颜色发红,还是刚刚剥下来的。这在行家手里肯定能卖出百两银子,当时药材、乐器、剑鞘、一些装饰、服饰对蟒皮都有很大需求,而且越是大的、质量越好的价格越贵,特别好的会卖到一二百两银子也说不定。
“这蟒皮是那里得到的?”
“早上刚打死剥下的。”刘程答道。
“乖乖,从未听说朝鲜有过巨蟒,你定是时来运转了。这东西白送给船老大,你就亏大了。这样吧,你不如把蟒皮卖给我,我也不白要,给你五十两银子,再拿出五两银子给船老大,算作乘船的费用,你看如何。”
“那当然好,就有劳李兄了。”刘程也知道这蟒皮不止六十两银子,但当下这样已是非常好的结局,毕竟自己的银子都快花光了。
李醇小心翼翼地包好蟒皮收了起来。给了刘程五十两银子,又拿出三两多的碎银子走到船老大那儿。
“人家是落难,就拿得出这四五两银子,你看就行个方便,也别太贪了。”
船老大掂了掂,“这顶多也就四两,行啊,四两就四两吧,总比一点油水都没有强啊。”
船行到大海之上还算风平浪静,此时阳光正足,风虽然有些大,但总比早上温暖,所以很多人都在夹板上晒太阳。刘程也感叹这北方的天气真是比南方凉快。
小蝶昨天开始就感觉有些冷,依偎在刘程怀里,看着远处的大海发呆。
李醇这时走了过来,“九月里的天,这么冷,给孩子就穿这些,来,我这里有一个粉红色的斗篷给你家姑娘披上。”
“九月,真的是九月吗?我记得是六月啊,是我脑子摔糊涂了吗?”刘程顿感恐慌,时间都过了三个多月了?难道我一直昏迷了那么长时间?
刘程谢过,给小蝶披上,然后要给李醇钱,李醇哪里肯要,“哎,这本是我上的货拿到北方来卖,没想到只卖出去五条,还剩了十多条,我怎么能收你钱呢。就当给孩子个见面礼了。”他也知道刘程可能只是客气客气。
刘程见他如此,也就不再提钱的事情了,“你刚才说现在几月份?”
“九月啊,怎么了?”
“那么,现在是嘉靖二十九年吗?”
“老兄,你糊涂了吗,现在是嘉靖三十年,已经是辛亥年了。难道你从庚戌年就在外面,漂泊了一年多了吗?”
“这个,这个的确是漂泊了好长一阵子,也不记天数,竟浑浑噩噩过了这么久?”刘程打马虎地说道。然后向李醇一拱手笑道:“萍水相逢,难得相处甚欢,不如你我二人结拜兄弟,义结金兰,你看如何?”
“啊,在下正有此意,求之不得。”在古时候,经商算是一个低贱的行业,大多被人瞧不起,所以凡是有能力的商人最后都想买个官做做。对于小商贩,想和大户人家或是读书人义结金兰,那便算是高攀了。
二人就此在船上摆了香炉,结拜了兄弟。
刘程大李醇一岁,所以为兄长。
李醇拉着刘程,对船上的人喊道:“以后这就是我大哥了,大家都照顾一下,谁要是敢难为我哥,我第一个不答应。黄天在上,我李醇对天发誓,将来有我荣华富贵,就有我大哥的份。”
刘程觉得很尴尬,刚才结拜的时候,不是都发过誓了吗,“什么同甘共苦、共享荣华......不愿同年同月生,但愿同年同月死之类的。”怎么又对船上的人来这番话,是说给某些人听得吗。
船老大瞥了瞥嘴,他根本就没把这个猴子似的小贩当回事,船上像他这样的小贩好几个,哪个都看着比他大方。“我说你,瞎嚷嚷什么,你罩着你哥?瞧你那小身板,你哥罩着你还差不多,人家一看就是个练家子,锦衣佩剑的,即便不是做官也是个官宦人家的公子,你高攀人家吧你!”
船老大接了他的老底,引来周围人一阵哄笑。
还没等李醇反驳,就听得一声巨响,浪花激起数丈高,小船忽悠一下歪向一侧滑去。船上的人衣服都被打湿,惊慌失措。
“怎么了?”;“好大的浪!”;“龙王爷显灵了!”
但见浪花落下,船的一侧居然有一个红色巨龙出现在水面,龙头足有一间房子那么大,一对比铜盆都大的眼睛正在盯着众人。
龙的眼睛突然望向李醇的货物,然后愤怒地冲着众人一声大吼,带着潮气的龙吼,震得人双耳欲聋,头脑昏昏,眼花缭乱。
众人都捂耳朵低头蹲下,生怕被吃了或是被风吹跑了。
那龙突的跃起,张开大嘴准备要向下俯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7wx.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7w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