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六二节 罗丽醉了

#67wx.net
(22-)
!--章节内容开始--人往前涌着,但是谁也不超过瑞、鹰鸣、坦三个人并排站着的那道线。

龟老在他们对面不远处停下,背上的人噼里啪啦地跳下来,只剩下了犬巧和罗丽。

所有人的眼睛都看了过来。犬巧站在那里,就像一棵美丽的小树。罗丽就像一朵云,一朵恬静圣洁的云,好像随时都要飘飘而去。很多雄性的心都被扯紧了,他们想冲过来,把罗丽抱住,不能让她飘走。

罗丽站在那里,向大家微笑着,那笑容就像温暖的光,广场上渐渐安静下来。

三个新郎走过去,坦伸手去接犬巧,早就等不及了的犬巧直接从龟老的背上扑下来,直接砸进坦的怀里。巨大的冲力让坦抱着她旋了一圈才停下。

罗丽可不敢那样,老老实实地抓紧瑞和鹰鸣的手,让他们把自己抱下来。在对面的那些人看来,罗丽的姿势就像是从龟老的背上飘了下来。

巫恒走到前面,深深凝视了罗丽一眼,向后面使劲一挥手,大喊:“奏乐!”

“咚咚”的鼓声响起来了,踩着鼓点,坦和犬巧走在前面,罗丽三人走在后面,人群自动分出了一条通道。金缨和红霞提着篮子跟在他们身边,一把一把美丽的彩色花瓣被她们高高扬起,落英般的花瓣漫漫飘落着,给他们铺成了一条彩色的道路。

犬巧抑制不住地笑着,坦紧紧抓住她的手,不让她走得太快,要不然罗丽是跟不上的。

众人的焦点都凝聚在罗丽身上,她那美丽的纱裙震惊了所有人,缤纷的花瓣雨落在上面,人们只觉得此时的罗丽特别好看。

兽人们的语言是贫乏的,他们只会用“好看”来形容这个场景,当罗丽从他们身边走过,他们近距离地看到她,每个人都觉得心里很涌起了片片柔情。

瑞紧握着罗丽的手,他唯恐一松开,自己的阿丽就会被别的雄性抢走,这样的阿丽太美了,此时的他努力控制着,控制着不把罗丽抱起来逃走,他不想让别人看到她。

一片红色花瓣调皮地落在鹰鸣的额头上,被汗水粘住了,给他的面容增添了一抹颜色。鹰鸣握着罗丽的另一只手,他的手轻轻颤抖着,他也在使劲儿地抑制自己变形的冲动,他想把罗丽抱起来飞走,他觉得很多雄性的眼神都不好。第一次,空中霸主想到了飞逃。

罗丽心里很满足,她看到的是热切的笑脸,听到的是真诚的祝福,左右的爱人紧紧挽着手,她愿意这样一直走下去。

巫恒先给坦和犬巧按照传统的方式进行了结配礼,刚一结束,犬巧就拉着不太情愿离开的坦跑了,按照传统,巫证明他们结配了之后,就该两个人一起快乐地交配了,犬巧一点儿都不想耽搁,什么也不能阻止她此刻想交配的心情。

很多雄性都很羡慕坦,他们嬉笑着目送犬巧拉着坦离开。其实,他们更羡慕台上的瑞和鹰鸣。

巫雨是当之无愧的证婚人,她颤抖着声音宣读了他们的婚书:

兽世元年一日,人族罗丽和虎族瑞,鹰族鸣喜结良缘,从此日起三人共同生活,无论喜怒哀乐,无论生老病灾,一生陪伴,不离不弃。天地为证,山水为证,听者为证。

人群静静的,巫雨一连读了三遍。这简单的几句话马上就被聪明的兽人记住了。很多人都在回味着:一生陪伴,不离不弃。

瑞和鹰鸣看着罗丽,罗丽也看着他们,微笑着。

这份婚书是罗丽亲笔措辞的,她想了好久,她不敢写上“生老病死”,她怕自己的寿命不会长久,她只希望用尽自己的一生,陪伴他们喜乐,自己离去的时候,他们还能继续快乐地活着。

瑞和鹰鸣在这一刻觉得很安心,他们喜欢这个婚书,他们从此可以跟阿丽“一生陪伴,不离不弃”了。

巫恒宣布:“交换信物!”

罗丽从红霞那里接过兽皮绳搓成的项链,项链坠是罗丽穿越时带过来的钥匙。瑞认得这个东西,他知道这是罗丽从人族那里带来的最珍贵的东西。

两个人低下头,让罗丽给他们戴上,鹰鸣也认得这个东西,那是阿丽一直珍藏的小包里的东西,现在她把它们给了自己和瑞。

之后,两个人一人拿起罗丽的一只手,把那个小小的红金指环套在无名指上。瑞双手握住罗丽的那只手,柔柔的小手在他的掌心里,他要牵着走过一生。浪漫的鹰鸣无师自通地把罗丽的手拿起来,吻着。罗丽望着他,那双眼睛明朗深邃,罗丽觉得自己要迷醉在里面了。

台下的人静静的,就连最小的孩子都安静地看着,台上的一切都很美,只需要静静地看着。

婚礼后,节目继续,除了节目单上的那些,有很多人临时发挥,上台表演一番。吃着美味的食物,喝着好喝的饮料,看着好看的节目,回味着美妙的结婚仪式,“过年”这个节日真的很好。

有不少雌性过来问罗丽为什么不赶紧回去交配,瑞和鹰鸣眼睛里的那种渴望藏也藏不住了,罗丽的脸越来越红,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有人过来,给他们三人拿来了酒,罗丽觉得自己现在很需要。顺手接过一大杯,一口气喝了下去,入口酸辣,进到肚子里就腾起一片火。很快,罗丽的小脸就染上了一片嫣红,水汪汪的大眼睛迷离着,看谁都笑。

瑞看了看鹰鸣,鹰鸣直直地看着罗丽,这样的阿丽比刚才还美。围着的很多雄性也看着罗丽,他们的心“怦怦”跳着,努力抑制着跟瑞和鹰鸣打架的念头。

瑞使劲儿拉了一下鹰鸣,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鹰鸣抱起罗丽,瑞在前面开路,硬生生地在人群里打开了一跳通道,逃回家里。

广场上的狂欢继续着,人们很欢乐,尽情地吃着喝着跳着叫着,也有人默默的看着别人。

火长老是那个出主意给罗丽送酒的人,他刚才是跟在豹罗后面的,他看着喝下酒的罗丽,他觉得此生够了,那个最好看的脸将永远镌刻在他的心里,没有哪个雌性能比得上了。

豹罗痴痴地看着罗丽飘动的裙摆,看着那团影子渐渐远去,他坐在他们刚才的位置上,一杯又一杯的喝着,旁边好像有一个雌性的声音在劝他别喝了,豹罗清楚地知道那肯定不是阿丽。管她是谁呢,反正不是阿丽。

虎杜在台上疯狂地跳着,他把垒城墙的动作演化成舞蹈,很多人都看出来了,很多人也跳上去,跟他一起跳着。

鹿种默默地给自己倒上了一杯,这种叫酒的东西真不错,冬季喝一定很好,这也是丽做的,她会的东西真多啊,如果雪化的时候自己回去了,是不是有些东西就学不到了,还是留在这里吧,能看到好看的阿丽啊。

迷醉的罗丽吃吃笑着,任鹰鸣抱着自己跑,她柔滑的小手摸着鹰鸣的脸,嘟着红唇吻在他的唇上,叫着:“帅哥,帅哥,大帅哥。”

快到家门口,瑞趁鹰鸣不备,把罗丽抢过来,紧紧抱在怀里,罗丽挣扎着腾出手,用双手捧着瑞的脸,仔细看着,吃吃地笑着说:“你是瑞,你也是大帅哥,我有两个大帅哥。”

他们从没听过这个词,现在也不想弄明白,他们只想回家,只想回到那张大床上……

罗丽以前读小说的时候看过很多描写少女变成少妇的第一夜,那些书中总是这样写:第二天一醒来,觉得自己好像被车轮碾压过一般。

每次看到这样的句子,那时的罗丽都是鄙视和怀疑的。如果像被车轮碾压了,那么那些女人男人的怎么还会那样乐此不疲?

关于此事,她是郑重地问过闺蜜的,闺蜜当时度蜜月刚回来,罗丽清楚地记得,闺蜜又用那种怜悯的眼神看着她,然后说:“这个感觉,需要你自己试过了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机会,唉!”

现在,罗丽有机会了,她也相信那些写小说的人一定是有亲身体验的,要不然,怎么会想出这么形象生动真实贴切的比喻?

她现在就是这种感觉,就好像有一辆超载大卡车反复在她身上碾压了无数遍,罗丽甚至都没有力气看看自己是不是已经支离破碎了。

现在,她连手指尖都动不了,她唯一能自由活动的只有思想……

她听到鹰鸣责备瑞的声音:“你太用力了,我说不行,你还那样,你根本不爱阿丽。”

“我怎么不爱?你就不用力嘛,要是我不挡着,阿丽就被你顶到地上去了。”瑞毫不客气地回敬着。

“那我说两次就行了,你怎么还弄?”鹰鸣的声音里开始有了火药味。

瑞轻轻摸了一下罗丽的脸,毫不客气地说:“你不是也弄了?”

两个人沉默了一阵,瑞又说:“阿丽跟那些雌性不一样,我们以后不能这样了。”

鹰鸣温柔地摸着罗丽的额头,说:“要不我们找巫恒来看看吧,也许吃点好药就醒了。”

“你去吧,我看着阿丽。已经一天一夜了,阿丽再不醒来,要饿坏了。”瑞的声音里满是担忧。

罗丽心里狠狠地咒骂着:两个可恶的家伙,竟然还会吵架,真是欠收拾。趁着自己喝醉了,不知节制,弄得自己现在就像个破布娃娃了。

她有想暴打他们一顿的想法,但是身体丝毫不听她的指挥。罗丽使着劲儿,转动的眼珠被瑞看到了,他惊喜地喊:“鸣,阿丽醒了,眼睛动了!”

马上,罗丽就感觉到两股热气喷在自己脸上,同时还有压抑的感觉,准时两个大头扎在一起看着自己的眼睛。

罗丽很生气,一使劲儿,眼睛睁开了。入目的是两张憔悴而惊喜的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7wx.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7w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