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百二十三章 可怕的幕后推手

#67wx.net
(30+)
  王奶奶下葬后的第二天,冯律师就早早地来到了别墅庄园。
他从公文包里掏出了一个档案袋子并递给了王子的爸爸说道:“先生,这是老夫人上个月制定好的遗嘱,您请过目。”
“什么?遗嘱?上个月?”王子的爸爸疑问道。
“嗯,那天老夫人突然打电话给我让我来别墅。她说自己年纪大了,她就怕有什么意外,所以先做个防范,谁知道……这才过了一个月,老夫人说没怎么就没了呢?”冯律师又惋惜地说道。
王子的爸爸仔细地看起了那份遗嘱。
当他看到遗嘱分配上竟然还有李慧子时,他甚是生气地看着冯律师道:“你确定我妈在立遗嘱时,脑子是清醒的吗?”
冯律师看着王子的爸爸不解道:“不知先生这是何意?我敢拿我的人格担保,老夫人在立此份遗嘱时,相当的清醒。”
“我妈凭什么让李慧子来做旗袍店的执行董事?而王子只是做个副的?还要每月按照市场行情,给李慧子下发不低于2W块的工资,还有那套在镇南的两室一厅的公寓继承人也是李慧子。这些都是我妈情愿写的,你确定没有旁人在旁边威胁她吗?”王子的爸爸又不确认道。
冯律师看着王子的爸爸重重地点了点了。
“我妈真是脑子糊涂了,也不知道那孩子到底给她吃了很迷魂药,让她这么掏心掏肺地对那孩子。”王子的爸爸又说道。
“谁说不是呢?”冯律师,看着王子的爸爸也附着说道。
“那冯律师,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那孩子继承这些遗产?”王子的爸爸又问道。
冯律师看着王子的先是沉默了一会,随后又说道:“有,除非继承者本人自动放弃继承权。”
“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李慧子本人放弃这些遗产的继承就行了,是吗?”王子的爸爸又确认道。
“嗯,是的先生。”冯律师又点头回答道。
王子的爸爸脸上陷入了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情绪来,他看着冯律师道:“好的,谢谢您冯律师,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我,我会在电话联系你。”
冯律师识相地和王子的爸爸随便寒暄了一下,就离开了别墅。
--
“王子,你在那里?给李慧子打个电话,让她马上来别墅一下,我有事找他。”
王子的爸爸等冯律师走后,马上给王子拨通了一通电话。
“好的。”只听电话的那边的说完,就挂了电话。
不一会儿,王子就急匆匆地走了进来,看着他爸爸问道:“爸,怎么了?”
王子的爸爸看着他说道:“你看看这份遗嘱。”
王子诧异地拿起那份遗嘱,认真的看了起来,看到李慧子继承的部分,也是相当气愤地把遗嘱扔在了桌子上。
他看着他的父亲说道:“爸,这事交给我吧,我来办,你就放心吧,她不会得到任何一份财产,我还会让她和萧尘滚出H市。”
王子的爸爸看着王子狐疑道:“不要做的太过分,让她主动放弃就行。”
王子看着他爸爸说道:“你就放心吧。”
“那你这次春装旗袍展的事,怎么办?”
“没事,爸,我一切都已安排好了,你放心吧。”
“嗯。现在你奶奶也不在了,以后她的旗袍事业都要靠你了。”
“嗯,爸,你就放心吧。”
“我等下和你妈就要回医院了。你自己照顾自己吧。”王子的爸爸说完,又站起来扫了一眼别墅,就走了出去。
而此时的陈妈,正站在在楼梯边,打扫着卫生,王子和他爸爸的谈话,她也听得一清二楚。
王子的爸爸走后,王子拨通的冯律师的电话。
“冯律师,我们见一面吧。”王子意味深长地问道。
“嗯,好的,什么时候?”电话那头的人问道。
“今天晚上18:00,北山路的186号酒吧。”
“好的,不见不散。”
王子电话挂掉后,脸上出现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
晚上接进18:00时,王子停好车一个人走进那家酒吧。
王子进了酒吧后,找到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里的两个人坐的散台上坐了下来,他随即又向服务员点了两杯鸡尾酒。
18:00刚过一分钟,冯律师如期而止。
他走到王子的身边和王子面对而坐。
“找我什么事?”冯律师看着王子问道。
王子看着冯律师,端起桌子上的那杯酒然后碰了碰冯律师的那酒杯,就意味深长地笑着说道:“这些年,我奶奶没少给冯律师好处吧?所以,冯律师才会染上毒瘾?”
冯律师看着王子,心照不宣地说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王子看了冯律师一眼,随即从兜里掏出一叠照片说道:“我想冯律师再被别人逼债的日子一点都不好过吧?”
冯律师颤抖着双手看着那些他被债主逼迫签字画押的照片,生气地看着王子问道:“你调查我?你想干什么?”
“冯律师,你是聪明人,你应该知道我找你是为了什么?”
“说吧,什么条件?”
“简单,只需要帮我做个人证,就证明我奶奶在立遗嘱时,头脑已不清醒,并强调,她只所以分配给李慧子遗产,完全受李慧子胁迫所导致。”王子冷笑着说道。
冯律师看着王子说道:“你这是让我犯法?”
“冯律师,这能犯什么法?无非就是让她放弃遗嘱而已。”
“那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王子看着冯律师冷笑着从他的兜里拿出一张卡,对着冯律师鄙视道:“这张卡里有一百万,还去你所欠的赌债五十万,剩余的就是这次的订金,事成之后,我额外再付你五十万。”
冯律师看了王子一下,毫不犹豫地接过王子手中的那张卡又问道:“怎么做?”
“上次我让你调查的江南亿丰传媒萧尘的资料,你都搞定了吧?”
“嗯。”冯律师说着,就打开他那黑色的公文包,拿出一个档案袋子,递到王子的手里。
王子同时从那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个档案袋也送到冯律师手里说道:“你看看,这是李慧子的资料。”
两人都相互看了起来。
不一会儿儿,冯律师看着王子道:“原来,他们是老乡又是同学?你的意思是……”
“对,把这个消息,透漏给媒体,我明天的报纸上就要看到。”王子看着冯律师又说道。
“好的,我马上就去安排。”冯律师说完,就毅然地走掉了。
王子一口气喝完那剩余的酒,脸上露出了一抹耐人寻味的表情来。
--
第二天H市的晨报头条上就出现了一则“狼心女合谋初恋男友逼死江南旗袍界大师”的新闻。
一时间,整个H市的旗袍界被这一则新闻闹翻了天。各种质疑声,讨伐声,滚滚而来。
“怎么可能?小师妹肯定不是那种人。”阿玉看着那手中的报纸,对着秀莲和香草说。
“你看,这报纸上说有有鼻子有眼的,并且还有冯律师的人证,这……”香草纠结道。
“我不相信,小师妹绝对不是那种人。她善良的连一只蚂蚁都要让路,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秀莲反驳道。
“这事情,没有我们想得的那么简单。你们最好都先保持沉默,我们先看小师妹怎么做?再说。”香草又若有所思地说道。
“这绝对是有人光明正大的诬陷。”阿玉又气愤的说道。
“嘘,不要多嘴。”香草又做出让阿玉闭嘴的动作来。
香草已陷入到沉思中。
李慧子的干妈家里,已是闹翻天。
“怎么可能?这明显就是**裸的诽谤吗?慧子那孩子怎么可能?打死我都不相信。还有萧尘那孩子,虽然我才见他几次,但那孩子,妥妥地一枚正人君子,更做不出这种下三滥的事。”李慧子干妈看着李慧子的干爸气愤的说道。
“你先不要激动,这肯定是有人故意的。”李慧子的干爸说道。
“你的意思是王家人?”
“嗯,我是这么怀疑的。”李慧子的干爸点了点说道。
“太过分了,李慧子刚从老夫人去世的事情中还没有缓过来,现在他们又这样,这不是明白人不给人留活路吗?”李慧子的干妈说着,就拿起手机拨打起电话来。
“你先不要激动。”李慧子干爸又劝道。
“你给我闭嘴,我不能眼看着那孩子,成为众人口中的白眼狼。”
李慧子的干妈说着,就拨通了那边的电话。
“喂,阿蓉,是我。今天的晨报你已经看过了吧?不是我说你们,做人不能太过分,人在做,天在看。硬是捏造一些莫须有的谎言来,早晚有一天会得到惩罚的。我和你这么多年的姐妹,你们一家做的这些事,真的太我寒心的。”
李慧子的干妈一口气说完,就气呼呼地挂了电话。
而电话那头的阿蓉还是一头雾水,她早上刚忙完手术,那里有时间去晨报?再说,她又是很少看晨报的人。
她被挂了电话后,马上走到她们生殖科的前台,刚走到那里,就看到几个护士拿着报纸在议论。
“这王奶奶真是太可怜了,好心收养这么个孤儿,又那么器重的培养她,没有想到,最后还反被狠狠地咬上一口,真是死不瞑目啊。”
“是啊,谁说不是呢?太让人可恨了。时间怎么会有这么忘恩负义之人?”
“最毒不过妇人心啊,寒心啊,还和初恋一起合谋威胁老夫人,真是应该挨千刀万刮啊。”
阿蓉走过去,好奇地问道:“怎么了?大早上你们在讨论什么啊?”
“华医生,您好,你看看今天的早报,太气人了。”其中一个护士说着就把手中的报纸递到了她的手里。
她接过报纸对着那些护士说:“医生马上就要查房了,赶快各忙各的去吧。”
那些护士就一哄而散了。
她的目光就回到了那篇护士口中的议论文章当中,当她看完,那脸色嫉妒的难看。
这怎么可能?她在心中不相信地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