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十六章 京兆府

#67wx.net
(30+)
  楚静宸气归气,但此事要她罢手不查,那她也是不肯的。

  回洛阳宫后,她即刻让暖玉召来了宫里的画师。那画师画过花鸟虫鱼、人间盛景、君子佳人,可哪里见过这种东西,打开盒子的一瞬间便瘫在了地上,半天起不来。

  楚静宸也不催他,等他自己缓过劲来后,便让暖玉亲自给他伺候笔墨。可那图案的细节复杂,还非得凑近了看才能临摹出来,那画师一开始硬着头皮画了两笔,接着就看一眼呕一会,边画边吐,暖玉捏着鼻子无语地看着他:“先生,您这都吐了快十张纸了,还能画吗?”

  他敢说自己画不了吗?画师哭丧着脸,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楚静宸,想起宫里传的皇后娘娘下令剜人皮的事,吐是不吐了,双手猛打摆子,不听使唤,圆的化成方的,直的描成弯的。

  “哎呀,先生您这是画什么呢,狗啃的也比您这强啊。”

  楚静宸知道这个画师在想什么:“本宫有这么可怕吗?”

  画师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下巴磕在桌面上也不敢叫痛:“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你既非我的敌人,又不想害我,又何必怕我呢?”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

  暖玉看着他的样子哭笑不得,看来主子压抑天性,强装中庸温和的做派往后在宫里是行不通了。不过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自从这件事传开之后,后宫就安稳了许多。

  当然也有不安稳的,比如那位以身挡剑,救了陛下的念宝林。

  那日刺客的事发生之后,顾然更是对念沉疼惜万分,宫里都传这位念宝林真真是陛下放在心尖子上疼爱的人。念沉本就心高气傲,这下子更是不得了,不仅在宫里头处处压过别人,连着宫外自己的母族都一并提携了。

  之前在遇刺的时候替陛下挡了一剑,底气也比从前足了许多,成天没事就在顾然面前红着眼眶说自己因为家世被别人瞧不起,求顾然抬一抬她母族的地位,顾然也件件都依了。

  她内心一半的自卑都来自于自己的家世,如今她父兄都封了官不说,连她自己都晋了婕妤,一时风光无限。

  只是一些人的风光,必定建立在另一些人的痛苦之上。

  念沉的父兄在封官后的短短半个月,把强占民女、侵夺土地的罪名犯了个遍,还在暗场子杀了一个舞妓。这可是事关人命的大案,京兆府立刻就下了逮捕的公文。

  京兆府少牧带着官差上门拿人的时候,念沉的父兄脾气还硬得很。

  “你知道我们家老爷和少爷是什么人吗?”念府的家丁鼻子翘老高,挡在门口不让京兆府的人进去。

  念家人封的官职本就是闲职,京兆府的少牧压根没把念府当成朝廷官员的府邸,一脚踹了上去,直接进府拿人。

  等被抓到了京兆府,念家父子才有些慌了,嚷着要见京兆府牧夏普。

  下头的差役嗤笑一声:“见我们大人?您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就算二品大员在京城杀了人,我们家大人也是照抓不误。见了也没什么不一样的。”

  夏普是什么人?那是在京兆府牧这个位置上呆了将近五年的人。在夏普上任之前,京兆府十年换了近二十个府牧。

  要问这京兆府为啥这么难干?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京兆府牧是这京城的父母官。这可是天子脚下,是皇亲国戚、王侯将相、豪强官员聚居之地,富豪权贵相互联姻,其关系盘根错节。你站在马路中间都不敢伸懒腰,因为随便一伸手可能就打着了个世家公子。

  若京兆府软势,京城治安就大乱,民怨沸腾,府牧势必被革职。若京兆府强势,必然要对不法权贵豪强大开杀戒,京师治安虽然好了,但得罪的权贵也就多了,而这些权贵要是能直达天听的人物,所以强势的京兆尹大多以被杀而告终。

  所以说治理京城相当不易,京兆府牧也被称为最难当的官。干砸了被贬,干好了更惨。所以大多数京兆府牧没有干得过半年的。

  可偏偏,咱们这位夏大人不仅干下去了,还干了这么长时间。若不是人情练达,处事机敏有两把刷子,是万万做不到的。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他是顾然的亲信,顾然未登基前唯一支持他的实权文官。

  夏普本在悠悠喝着茶,一听自己的手下闯进念府把念家父子抓了过来,手一抖,茶汤洒了一身。

  “你怎么不问我一声,直接去抓人?”

  少牧一脸无辜:“平常您不是吩咐不管什么达官贵人,只要有公文,都可以直接行动,不用像您请示吗?”

  “这次抓的人能一样吗?”

  “有什么不一样的?念家最大的官也就是个四品文散官,之前咱们可是连二品大员都抓过。”

  夏普看着眼前手下一副不开窍的样子,气得把茶杯直接甩他脸上:“念家父子是谁?那是陛下最宠爱的妃子的父兄。平素里咱们谁都敢得罪那是有陛下给咱撑腰。如今咱们把陛下给得罪了,你说是不是要完蛋?!”

  “啊?”

  夏普懒得和他多说,气呼呼地起身:“还傻坐着干嘛,把公文备齐给我!”

  念家父子前脚被抓,后脚夏普就急齁齁地赶进了宫。他毕竟老谋深算,没有直接说抓了念家父子一事,而是将案宗呈给顾然。

  “这不是件明摆着的案子吗?这样的案子你还要来问朕?”顾然看完了夏普呈上的案宗,把它放到一边。

  明摆着的案子?陛下这是何意?是让他放了念家父子还是照律令处置啊?

  夏普的大脑飞速运转起来,还没等他想明白,就听顾然问:“他们失手杀了舞妓的那个暗场子,是不是有不少官员会去啊?”

  夏普这下彻底糊涂了,说的是念家这件案子,怎么扯到其他官员身上去了?

  “回陛下,这个暗场子若不是这次案发,也不会暴露,的确有可能是官员们的好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