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十一章 鬼图现

#67wx.net
(28+)
“放开我!枫哥哥!不!”兰儿嘶哑的哭喊道,留下的泪水也瞬间被蒸发的无隐无踪。
华殷看着眼前的火海,轻按兰儿,面无表情的说道:“陨照之下,万物皆焚为灰烬。”
“不过……”顿了顿,华殷继续沉声说道:“有师公在,勿须担心。”
兰儿张口刚想说什么,只听“砰”的一声闷响,周围的火焰好像认主似的让开了一条通路,通道中渐渐出现了一个人影,该人影踏火而行,横抱着什么,火势太大无法看清。待人影慢慢缓步走出了火海,此人正是横抱着邢枫的秋岩山!
踏出火海的秋岩山轻轻放下了邢枫,转身朝着巨大的火海一挥手,“唰”的一下,巨大的火海直接快速的分崩离析,不消一会儿原本还是声势浩大的巨大火海,转眼间就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残存的高温和被大火烧过的焦痕。
华殷见状,抱起兰儿,三步并两步,向着秋岩山那儿赶去,众赤炎宗弟子见此情景也赶忙跟上。众人片刻便到达了秋岩山跟前,随后弯腰拱手,同声道:“师公安好。”
秋岩山转过身来,扫视了众人,目光最终落到了嘴上长着一圈细毛的赤炎宗少年身上:“小安,把你带的化清玉露丸给这小娃娃吃。”秋岩山指了指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邢枫。
小安听后,一拱手,嘟哝着长着细毛的嘴说道:“师公,化清玉露丸如此珍贵,怎能随便给外人服用,更何况他刚刚还和您与华殷师兄动手来着呢!”
秋岩山微眯双眼,深深的看了眼小安。小安立即浑身一个机灵,连忙躬身领命,随即从怀中掏出一个白净玉瓶,打开红布包裹的瓶盖,一股花草的芬芳扑鼻而来,闻之就心旷神怡,畅通心脾。一旁的赤炎宗的弟子见到,也是露出羡慕嫉妒的神色。小安拿着药瓶,与另一名赤炎宗弟子走到了邢枫跟前,那名弟子俯下身扶起了邢枫,小安则半蹲身体,手握药瓶一抖,便倒出一颗晶莹剔透的洁白小药丸,小安看了看邢枫,又看了看药丸,心中暗叹了一口气,不情不愿的拿住邢枫的嘴让其微张,将洁白小药丸放进了他的嘴里,将其嘴一合,小药丸便被吞下。
“老爷爷,枫哥哥没事吧?”兰儿带着有点嘶哑的嗓音,抓着秋岩山的衣袖问道。
一旁的赤炎宗弟子见状,连忙要来阻止。
秋岩山一个瞪眼,全都又缩回去了,随后低下头,露出了一个自认为还和蔼的笑容对着兰儿问道:“女娃娃,老夫很老吗?”众弟子见到师公这个滑稽的面容,想笑又不敢笑,一个个努力的憋着,满脸通红。
兰儿听后,赶忙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说道:“没有没有,是兰儿说错话了,老……不不,爷爷一点都不老,看着只比兰儿大一点呢!”
秋岩山听的满心欢喜,笑言道:“女娃娃嘴真甜,甚得老夫欢心,放心吧,此子服了药,定无大碍,过一会儿便会苏醒。”
兰儿一听,心里如释重负,感激的说道:“谢谢爷爷!谢谢爷爷!”说完,便要跪下,被秋岩山一把扶住。
秋岩山关切的问道:“不必言谢,老夫今日遇此事便是一场缘分,命中注定,不必介怀。女娃娃,你的双亲何在?我让弟子护送你们离开。”
闻言,兰儿的眼泪又不争气的掉了下来,呜咽道:“爹......娘......还有大伯,二伯他们......他们......都......都已经.......兰儿......兰儿已经没有家人了。”说完,便不停的抽泣起来。
众人听闻后,也都是暗叹江湖的残酷,这样家破人亡的事例,普天之下还有很多很多......
秋岩山轻拍兰儿的后背安慰道:“死者已矣,你父母在天之灵也希望你好好活下去,你暂且跟着老夫,等到了安全之所,再做安顿吧。”
“多谢爷爷。”兰儿低声应道。
秋岩山点了点头,转头对着小安吩咐道:“你背上此子。”
随后,阔步朝城南进发。
众弟子赶忙跟上,但每个路过小安身边的人,都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揶揄的笑容不加任何的掩饰。
小安则哭丧着脸,嘴里念念有词,不甘愿的背起了依旧昏迷的邢枫,小跑跟上了大部队。
与此同时
丽林城城南
大型集市广场的水晶软塌上,魂九幽正悠然自得的仰卧在貌美侍女光滑白嫩的大腿之上,享受着甘甜荔枝的美味。半盏茶前,刚有信令使来报,童男童女已经抓捕完毕,现在只待午时来临,便可启动四象七煞阵,完成谷主交托的任务!
“报!”一声高喊又一次打破了这份悠然自得,“启禀魂尊主。城西、城东忽然发现赤炎宗大批援军赶到,目前已经开始交战!城西由赤炎宗宗老狄秦率领,城东由赤炎宗宗老楚海祥率领!另外距此地十里也发现赤炎宗援军,领头的是赤炎宗宗老秋岩山!”一套繁琐的行礼后,信令使伏地而跪报告道。
魂九幽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悦耳的青年男子声音懒散的响起:“哼哼,好大的手笔呀!真看得起我幽冥谷!欧阳岳到了?”
“还未发现!”信使令恭声道。
“那他们是怎么突然出现的?”一阵冰寒随着声音一同传了过来。
“弟......弟子不知,请魂尊主赎罪!”信使令赶忙把身子压的更低,冷汗狂流。
“噢?抬起头来。”悦耳的声音再一次传来,亲和而平静,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
周围幽冥谷弟子和侍女一听,赶忙俯身低头。
信令使则是吓得赶忙拿头连连磕地,求饶道:“魂尊主饶命,弟......弟子,是真不知道赤炎宗等人是从何而来,求魂尊主开恩,饶了弟子吧!求魂尊主开恩!求魂尊主开恩!”
“抬起头来。”这一次悦耳的声音变得格外冷峻,不容置疑。
信使令闻言,畏畏缩缩,颤抖的把头缓缓的抬起,还未瞧见魂九幽,便眼前一黑,头一歪,倒下了一旁。
在其尸身旁也有一枚荔枝核深深的嵌在石板路面中,周围布满了网状裂纹,死状与他的前任一模一样。
幽冥谷众弟子见状赶忙跪伏跪拜,高喊道:“尊主息怒。”
魂九幽从水晶软塌上站立起来,朗声道:“传令城东、城西两象务必依托阵法与敌周旋,不可擅自离阵,务必死守两象!传令城北一象提高警惕,开启阵法!死守,不可离阵!传令樊大冥将率旗下堂主回守城北!各冥将及各堂主依令行事!如有违令者斩!”
“是!谨遵尊主法旨!”四个头戴不同恶鬼面具的幽冥谷弟子躬身领命,随即朝四个不同方向各自传令而去。
“开启阵法!准备战斗!”魂九幽冷声喝到。
“是!”众幽冥谷弟子领命后,开始忙碌起来。
围绕在七个黑色巨鼎的周围,有着脸上画满各种奇异符号的弟子,盘膝而坐,嘴中齐声念着晦涩难懂的咒文,随着咒文的念出,孩童的哭喊渐渐的弱了下去,阴冷的调笑声逐渐从黑色的巨鼎中传出。七个黑色巨鼎的表面则浮现出了数百种不同人脸的表情,或哭、或笑、或怒、或哀、或乐、或悲各不相同,无一重复!再过了半盏茶时间,念咒的弟子与黑鼎都冒出了隐隐的绿光,并且彼此逐渐的交织交融在了一起,最终由鼎口冲天而出,形成一抹绿幕鬼纹,包裹住了整个集市广场,并继续冲天而上,直入天际!
很快,另外三个方向也有绿色光柱冲天而起,四个光柱直入云霄,使得原本艳阳高照的青天白云转瞬间变得乌云密布,阴风瑟瑟,鬼哭狼嗷四散而起,整个丽林城仿佛化为了一座鬼城。
从丽林城的中央缓缓的升腾起了一副巨大的鬼气缭绕的黑色长图,阴魂厉鬼在图中不断来回穿梭,环绕;恶鬼的哀嚎,尖叫不断从图中传出;阴间地狱的详貌也隐隐呈现,好不骇人!在其之上慢慢的,渐渐的出现了隐隐绿光,并且逐渐变得清晰明亮了起来,共六颗,按戊、己、庚、辛、壬、癸排列,第七颗“丁”的绿光已经隐隐显现,忽明忽暗,闪烁不停。整个黑色鬼图让人看了不寒而栗,定力不深之人就算远远的看上一眼,三魂七魄也会被瞬息钩去十之八九!从此浑浑噩噩,惶惶不可终日!
魂九幽负手而立,满意的看着这一切,微微的点头。
现在万事已经具备,只待午时一到,阵法便可成型!到那时,就算欧阳岳亲自来了,魂九幽也自信能凭借阵法与之周旋一二!
“好大的阵仗啊!魂老鬼,不在你那儿水晶棺材里躺着,到这儿来蹦什么呢?”远处传来了他的“老朋友”秋岩山苍劲的声音。
魂九幽听后,冷笑一声,回应道:“老匹夫!你来的太晚了!让你再多活两日,晚些时候将你连同整个赤炎宗一同炼化掉!而你,我会做‘特殊’照顾,虽然你又老、又硬、又臭,但我也想尝尝不一样的‘滋味’”说完,魂九幽伸出了舌头舔了舔轻薄红润的嘴唇。
秋岩山率着门下弟子赶到了!
此时的秋岩山并没有在意回应魂九幽的挑衅,而是在巨大的绿纹鬼幕前两丈远的地方,驻足停留,凝重的望着眼前已经化为鬼域的丽林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