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九十、怪兽袭击(一)

#67wx.net

云片羽在九点的早餐时间打了个打呵欠。

如果史密斯夫人在场,她的礼仪课就要加量了。

“你昨晚回得很晚,去哪儿了?”对面的菲克斯忍不住问,切肉排时不该说话,所以他的礼仪课也要加量了。但鉴于他知道了城主对云片羽起的小心思,自然要多关注云片羽的行踪。

“做贼去了。”云片羽说。

这两个晚上,她都在方伯主教的书房里研究地图和魔法阵,害得睡眠时间大减,今早更是连七点的早茶都错过了,要不是加西硬把她拖起来梳洗换衣,她简直能睡到太阳落西。

菲克斯吃着肉排,看着某人一手托腮,一手用叉子卷着肉酱面条,然后她就保持着这个姿态又酣然入睡。

他和母亲戴纳夫人对视一眼,决定不叫醒她了。

肉球小怪物殷勤的围着餐桌转悠,他先为戴纳母子各倒上一杯红茶后,再花了三分钟为云片羽冲泡了一杯泛着苦香味的热饮。

“主人,您的咖啡,不加牛奶,不加糖。”

云片羽闭着眼睛摸到咖啡杯,端起一饮而尽,刺激感强烈的苦涩顺着食道冲入胃部,困顿的精神瞬间振作。

“谢了加西。”她皱起苦瓜脸,向贴心小仆人致谢,后者的橙黄大眼睛笑得像轮弯月,胖嘟嘟的脸颊更浮现红晕。

见某人抓起刀叉开始用餐,菲克斯又问:“你还在追查罗宾逊夫妻的案子?”

“嗯。”

“片羽。”戴纳夫人开口:“虽然你和罗宾逊夫人的关系要好,但是查案一事,还是交由治安部门去负责吧。你本就牵涉其中,倘若再故意深入,也许会引火烧身。”

“谢谢夫人提醒。我会注意的。”

戴纳夫人点点头,率先用餐完毕的她瞧出菲克斯明显有事在等云片羽,她便说和史密斯夫人有个聚会,先行从餐桌上离开。

等戴纳夫人的身影从门口消失后,菲克斯便压低了嗓门问:“案件你都查出什么了?”

“一无所获。”

“你骗我吧。”

“真的一无所获,别光说我了,你和薇薇安最近是怎么回事?”云片羽咀嚼咽下嘴里的肉排,问:“你为什么要躲她?”

“我没有啊。”菲克斯端着茶杯的手僵硬了。

“那为什么这两天你们都没粘在一起?”云片羽虽然忙,但也注意了日常的不对劲。平常总是同屏出场的两人忽然不见面了,真奇怪。

“我、我们是……我们为什么要每天在一起?”菲克斯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跳起来,加西泡的红茶泼湿了他的袖扣。

这过渡反应使云片羽更觉有问题,她严肃的盯着菲克斯好一会儿,直到对方忍不住脾气道:“我和薇薇安的事你就别管了。你先忙你的正事吧!”

“好吧,你们的事我不插手。不过你可别欺负薇薇安,否则我不饶你。”

“我不会!”

云片羽三口两口吃完早餐,擦干净嘴角说:“我有事出门一趟,中午不回来。”

“什么事?是要去找城主吗?”菲克斯连忙问。

“我要去找方伯主教。”云片羽奇怪的看他一眼:“你有事需要我转达给城主嘛?我可以顺路去一趟市政厅。”

“没有没有,你去吧。”

茉莉很快也了宅邸,留下的菲克斯把加西泡的一整壶茶慢慢品完后,准时十点又去演武场进行今日的第二轮训练。

少年刻苦用心,最近一年生的诸多事情使他强迫自己快成长起来。

就像那著名诗中写的:童年,就好比开在初春的花朵,无论如何美丽芳香,最终也要在春末凋零,之后结出的果实,才是人生最重要的意义。

戴纳家族的新家主想要能配得上他左手的戒指,那他就得更加努力了。

但菲克斯现在有些心烦以及沮丧,除去已经被反复提及多次的家族麻烦和他个人的感情麻烦外,他还增添了新的烦心事与沮丧事。

心烦来源于云片羽,那家伙明显有事瞒着他,她已经从一个行为古怪不定的人彻底变成了一个情绪阴晴不定的人,菲克斯觉得他永远也无法预测出她想做什么。因此他觉得在下次见到沙威廉时他得好好问问他哥哥当初是怎么看上茉莉的。

沮丧的部分则源于马卡罗的死,仇敌死得太突然了,突然到令他想在日后报复的计划付之东流。

但这不是说他对马卡罗的恨意已烟消云散,他期望那个混蛋在冥界会接受最公正的审判与惩罚。只是对着巴卡,他有那么一点点同病相怜的感情,不过他才不会学着圣人登门去关怀仇敌。

菲克斯侧身,力挥出一击残云斩,剑气如刃,飞快横过半个场地,在对面加持了魔法巩固的墙壁上留下浅浅的白痕,这可是从前他根本做不到的。

自从升至三级,赤火便将他的训练也加重了三倍,致使往日可以爬着回房间的他只能让仆人抬着回床上。但菲克斯觉得还不够,要不是茉莉最近几天派赤火出去寻人,他会主动要求再增加一倍的训练量。

不知从何时开始,变强成为他最迫切的渴望。

菲克斯练剑一直到大汗淋漓为止,他才走出演武场,看也不看的向旁边伸手,想从女仆手里拿起毛巾擦汗。

“给,辛苦了菲克斯。”

菲克斯险些把毛巾掉地上,因为递毛巾给他的人是薇薇安。

“你什么时候来的?”他可没听到通报啊。

“我来有一会儿了,因为我想你了呗。”女孩巧笑嫣然:“见到我不高兴吗?”

“没有。”

“告诉你个好消息。防御魔法阵的审核通过了!”薇薇安握住他的双手,希望自己的欣喜能传递给对方。

“是吗,太好了。那就恭喜城主了。”

“嗯,哥哥当然很高兴。要让雷蒙德子爵松口可是很费了一番功夫,好在一切都值得,所以哥哥想举办一个小宴会庆祝一番,大约在一周后。你们都会来参加吗?”

“嗯,我们一定。”

“还有转告云姐姐,叫她请穿裙子,并且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来参加。”

“……”

少年松开了手。

“怎么了?”薇薇安问。

“薇薇安,抱歉了。这不可以。”菲克斯开口道:“请你不要再把片羽和城主大人凑一起了,这是不对的!等会我就亲自去向城主大人说清楚,请他放弃错误的行径。”

他凝视着薇薇安的翠绿眼眸,心砰砰直跳,他可从没拒绝过薇薇安的任何要求,因为他爱她,哪怕薇薇安开口要世界另一端盛开的鲜花,他也会想方设法为她摘到。

但是有些原则不能因爱情而改变。

“我哥哥沙威廉与片羽的恋情,由他们自己说了算,虽然我觉得他们身份不配,但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他们俩的手里,无论未来,我尊重他们的选择。所以,除非片羽不再爱我哥哥了,他们解除婚约,否则,城主大人就不该去追求她!”

一口气说完,菲克斯就更紧张了,因为薇薇安显然被他的坚决气势吓住了,后者眼眸大睁,小嘴微张。

“抱歉,薇薇安,我真的很抱歉,但我不能让你们这么做……我……”

“你没必要向我道歉。”薇薇安突然恢复了往日活泼嘻笑的神色,她说:“你说得很对,是我错了。我只是希望我哥哥能幸福,却没顾及你的感受。对不起。请你原谅我。”

她快的转变反令菲克斯措手不及:“这、这没什么、薇薇安,你……”

“我想我如此喜欢你,除了你的外表外,就是你的个性。”薇薇安张开双臂,勾住了菲克斯的后颈,随后她整个人都倾倒在对方身上:“你不打算吻我吗?”

菲克斯感到他的灵魂在一刻犹如看到了天堂的圣光,他搂紧了佳人的芊芊细腰,说:“我正打算这样做。”

这次,他们真的接吻了,就像舞台上的巴萨尼奥与鲍西娅,就像所有真心相爱的情侣那样。

过了数秒,菲克斯想结束时,却感觉不对劲了。

薇薇安比他更早的从这个甜美时刻清醒过来,然后她居然趁机摸他的腰和大腿,甚至捏了一下。

“薇薇安!”他赶紧推开上下其手的某人。

“菲克斯,我之前都没察觉,”薇薇安毫无愧色,居然一副认真模样的对他说:“你最近变健壮了点呢。”

“是吗?我最近确实感觉力气大了不少呢。”菲克斯被她这么一问,不禁也思索回忆。

最近两周训练时,他对剑术战斗越来越得心应手,赤火喂招也从基本的五招延长至十几招。

十七岁的少年本就是长身体的关键期,经由赤火这位高手特意的栽培,菲克斯的体力以几何倍数增加,浑身原本的肌肉纤维更因高强度锻炼而被扯断,再重新连接成更粗壮有力的肌肉,所以菲克斯的形体得到重塑,现在很明显的可以透过轻薄的衬衣,看到他手臂上隆起的肌肉曲线



“不只,你还长高了。”薇薇安站到他跟前,比了比两人的身高。

“有吗?可是我和片羽站一起,差距还是一样的啊。”

说完,两人不约而同的沉默了。

“云姐姐最近好像也长高了一寸吧。”

“嗯……”

某人在光明教堂内打了大喷嚏。

“既然比预计的早,那我可以提前了。”

“什么?”

“没什么。”薇薇安笑着摇头,肩膀还随之摇动。

少女俏皮摇头的模样要多可爱有多可爱,菲克斯看得险些出神,当他回神时薇薇安已经主动牵住了他的手,他们便这样手拉着手走出了演武场。太好了,他们没有因为某个意见分歧而吵起来,为此菲克斯想感谢神灵。

他们没有互诉衷肠,只是交换彼此最近看的书、欣赏的音乐,以及其他彼此都喜欢的事物,哪怕只是墙角的一朵花,街上一个孩童的笑声,在旁人眼中,他们是多么温馨又浪漫的一对。

时光总会在人们幸福时飞流逝,当他们走过长廊时,天边的晚霞透过落地窗将另一侧的墙壁映照得绚烂如画,他们走在光雾迷幻中,宛如置身梦境。

菲克斯感到心神宁静,所有现实中的悲伤,以及对未来的担忧,都短暂的离他远去了。

他的灵魂在这一刻,享受到短暂的平和。

“请你转告城主大人,我们会准时赴宴。”

“好的。”薇薇安突然停步,站在他跟前,注视着他的眼眸亮晶晶。

在这一刻,菲克斯燃起一股冲动,他想对薇薇安说出他的心里话。

他想说,我从身心到灵魂皆属于你,而你,愿意属于我吗?

但他没能说出口。

幸福永远是短暂的。

美丽的晚霞被一道邪恶不详的黑影破坏了。

可怕的黑影撞破了窗户跳了进来,玻璃破碎的声音格外刺耳,以及随后,少女的惊叫同样打破了宁静的气氛。

菲克斯连闯入之敌的样子都没看清就拔出了腰间的短剑赤火教导他要随身佩剑,即便是在家中。他定睛凝神,短剑上激荡起的层层绿烟,率先将空气里的无数玻璃碎片排开,剑刃随后即到,迅猛极的刺向了那黑黝黝的身影。

短剑刺在对方的身上,好似刺中了一块花岗岩,即便是剑气也无法划开那油青的鳞甲,菲克斯吃了一惊,在这短暂的停顿中他才有意识去看对方的样貌,可没等他看清,那黑影已经一掌呼向他的脑袋。

“风刃!”薇薇安果断射出一道强横的风刃撞击在黑影的右腕,打歪了他的攻击,令菲克斯得以逃脱,接着,在黑影扭头想要攻击薇薇安时,他又出一剑,狠狠刺向对方的腋下,这次短剑上的风元素更加倍,锋利的剑刃无声的没入鳞甲下的肉体。

黑影没呼痛,他诡异的扭身,头对着菲克斯,身体却向着薇薇安,粗壮的左臂横起,径直一下打向了正在念中级攻击咒的少女,后者毫无防备之下被击中,她‘啊’一声整个人从破碎的窗户飞了出去。

菲克斯目睹后眼睛立马红了,可黑影的左臂死死的抓紧了他,它的身体肌肉也骤然收缩,令菲克斯根本无法拔出短剑,他被抓住的手腕更剧痛,这家伙绝对是个兽人,还是猛犸级别的。

黑影一手抓着菲克斯的右手,一手抓着他的脖颈,然后还有抓着他的肩膀,将他往墙上重撞了两下三下。被云片羽的特殊魔法阵加固的墙壁极为坚固,甚至能反弹低等魔法,这大概也是黑影选择撞窗户进来的原因,不过现在也令他感觉骨头都快散架了。

黑影终于停了手,将菲克斯压在墙壁上,后者在短暂的头晕眼花后才现对方居然长着四只手,难怪它能牢牢禁锢住他,同时逆着霞光,他这才看清了黑影的模样。

菲克斯见过兽人,眼前的敌人绝不是兽人,它太丑了,凶恶得连最丑的猡鼠兽人看见它都得吐。而且它还有四只手,三只眼,头上更长着两只山羊似的弯角,它冲菲克斯低吠着,声音像猛兽在打呼噜。

它是头怪兽,只有吓唬小孩的童话里的怪兽才长成这副模样。菲克斯想。

这头面貌丑陋的怪兽钳制主了菲克斯,后者的短剑还刺在它的腋下,但没有一滴血流出来。估计怪兽本来就是无血无泪的。

菲克斯经历了一秒的害怕后就镇定了,他观察起对方,赤火教导他要在战斗中冷静观察对方找出破绽。

而这时,怪兽却开口了。

“菲克斯……”它嘶嘶的说话,每个音都像摩擦砂纸:“菲克斯.贝.戴纳……”

“你是什么东西?”菲克斯问。

“……你输了,我现在比你强了……看看我、我现在拥有远远比你强大的力量……”

菲克斯费力去听它说话,一股奇怪的感觉蔓延上心头。

“你是谁?”他问。

怪兽还没说话,一股犀牛形态的狂风横过走廊,轰隆隆间将怪兽撞翻出去,紧接着两头大象形的狂风将怪兽狠狠碾压了一番,这是中级风系魔法的一种变形式,此刻表示某个风系女法师的心情。

薇薇安气呼呼站在走廊的尽头,她的头和裙摆里还夹杂着残碎的花叶,这副狼狈样使她接连施展她学过的最强魔法去惩罚这个把她扔到花园里的混球。

“兽啸之风!兽哮之风!兽哮之风!”这个最强魔法薇薇安必须念咒才能施展,否则她早就偷袭了。

一连串强劲的狂风犹如横冲直撞的兽群在肆虐走廊,瞬间除了菲克斯,走廊里任何摆件以及怪兽都刮得脱离了原来的位置,它们乒乒乓乓在走廊里四处乱撞。感谢云片羽的魔法阵,否则这栋房子早已解体了。

怪兽被几头形态模糊的狮虎狂风‘撕咬’着表皮的鳞甲,上面滋滋冒出火花,可它很快稳定了下来,它窜上了天花板,用弯钩状的脚趾抓紧了墙壁,它朝这股风系兽群张开了嘴,阴冷的寒气从它嘴里流淌而出,这股寒气快充满了走廊,数秒内,薇薇安的风系魔法便硬生生被冻住了。

“这不可能!”看着数个猛兽冰雕,薇薇安惊叫不已。

菲克斯二话不说跑过来扑倒她,寒流击中了薇薇安原来所站地方,墙壁和地板霎时像被冰冻了数百年的,不仅冰冻而且扭曲、腐朽。

“你们逃不了。”怪兽说。

菲克斯操着随手抓到的一个花瓶,扔了过去,花瓶被冻在空中,又被怪兽手臂一甩,砸向了菲克斯两人,他们避开了,但一片裹挟着厚重寒流的花瓶碎片擦过了菲克斯的右耳,他顿时感到耳朵钻心的疼痛。

“出去!”菲克斯推着薇薇安说:“我们得出去!”

“我要杀了你……我才是强大的那个……”怪兽放肆的大笑,这诡异的寒气不只从他的嘴里喷出,他的皮肤也散出滚滚寒气,没一会儿,走廊已变成了寒冰地狱。

薇薇安想要念咒,可她冻得嘴唇哆嗦,手臂也抽搐,极度低温侵袭了她娇弱的身躯,如果一个仅穿着夏季裙服的人出现在北极,她的大脑很快会冻结到失去意识,而且薇薇安不是火系法师,她没法提升温度。菲克斯稍微强点,他搀扶着薇薇安往门口走。

怪兽不会给他们机会,他张开涌着泊泊寒气的嘴扑向了艰难行走的两人。

这时,一截红色大剑突然从墙壁里伸出,刃上燃着炙烫的火焰,它像切豆腐般切开了墙壁,并干净利落的斩向了怪兽的身体。

怪兽来不及防御,剑尖切在他鳞片上,噗呲一声在他肩上切开二十厘米深的伤口,皮肤、肌肉、骨骼的切口冒出乌黑的焦臭味,空气中更星火乱飞,原本冰冷的走廊也逐渐升温。

墙壁砰的被撞开大洞,赤火手持两米的重剑一步跨了进来,他面容冷峻,先看了看蜷缩身体靠在碎石堆里的菲克斯和薇薇安,然后,一句话也不说的举剑再次砍向了受伤的怪兽。

怪兽本受了重伤,它胆怯的呜呜叫喊,见火焰剑袭来,它张嘴吐出寒气,低温寒气熄灭了剑刃上的灼热烈火,但还是没能阻止大剑砍裂了他的嘴巴。

赤火的这一剑比刚才更狠,怪兽的下颚骨立即被砍碎,它下排牙齿也斩断了一大半,舌头更断掉一截,但即便这样它仍然没死,它用四肢前爪和两只后腿猛的抓向赤火,用周身释放出更强寒气想要冰冻赤火的身躯,使得他放弃。

可惜了,赤火本身就是一具尸体,他对冰冻毫无痛感,他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这只丑陋的动物,并在体内积蓄火元素,这需要两秒时间。

在外人眼中,赤火仿佛被怪兽的寒气冻得一动不动,情况危机,菲克斯见状急得不行了,他瞄见了仍插在怪兽腋下的短剑,义无反顾的冲上去了。他奋力将短剑刺得更深,直至剑刃全部没入,他操控着风元素极顺着短剑狠刺入了怪兽的身体,破坏细胞经络血管,让它伤情加重。

赤火突然挣脱了怪兽的桎梏,一手抓起菲克斯,一手抓起薇薇安,将他俩从大洞扔了出去。

他们跌坐在远处的草坪上,然后愕然看着房屋走廊那一侧化作了烈火熊熊的烤箱。

伴随着沉闷如雷的爆炸,深红火焰从窗户和大洞窜出,燎向天空,被烧得焦黑的走廊里传来怪兽的惨叫,但没持续一会儿,声音就停止了,火也极熄灭。

稍后,赤火提着一个漆黑如炭的头颅走了出来。

“怎么样?”菲克斯将赤火打量一番,对方身上只有几个浅浅的伤口,连血都不见一滴。

他身后的薇薇安更是有些看呆了。

赤火略微一提眉毛,空气中浮现一行火焰文字:‘你们没事吧。’

“我们没事。”菲克斯说。他们俩的四肢还因寒气而有些冻伤,但花园里尚未消除的高温热浪却又恰好温暖了他们。

‘想不到家里也受袭击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菲克斯问。

‘菲克斯,镇定,先我要告诉你,你母亲没事。’

“什么?”

‘有只相似的家伙袭击了史密斯夫人举办的沙龙,但戴纳夫人没事,史密斯夫人也没事。’

“什么!”

‘我通知云片羽了,她等会就回来。’赤火提着手里的怪兽脑袋,新的文字再次浮现:‘不过你们得告诉我,你们认识这家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