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二 出谷

#67wx.net
(30+)
  不足一岁的小猫成长速度惊人,绿衣第一次知道什么叫“见风就长”了,才过了四个月,原先奶萌的小斑猫身长增加一倍,有吃有睡有耗子拿,如今已是威风凛凛的大斑猫了。

  外面一阵风卷着飞雪打了个旋,屋里绿蚁红泥撸猫背诗的绿衣看着窗户缝透出的那一点白茫茫,忍不住一个寒噤,嘴里念叨的诗句也打了个弯,不觉换了调子: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我与狸奴不开门……”

  “……纵然你嫌弃我这屋子简陋,也不至于就不给我开门了罢。”

  辛寒掀开厚毡子,推门而入。

  “啊,你回来了,快坐过来暖和暖和。那位邱老爷好了?。”绿衣没想到随口蹿的一句诗,正好接上了现实的情景,一边好笑,一边从怀里匀出了一个手炉递过去。

  “嗯,年老体弱,经不得风寒,不算疑难重症。”辛神医手到擒来。

  “毕竟是大雪天能劳动你上门的人物,还是有些不好打发的,辛苦了!我和妙妙中午烤了鹿脯吃,还有一块在罐子里腌着,是给你留的。我知道你天晚少食,不过奔波一天,好歹也要有点实在货垫垫肚子不是?灶边还剩碗山楂干果熬得酸酸甜甜的粥,你一道热了喝了吧。”

  辛寒似笑非笑,“你们倒会享受。”

  “哪有,我们可都把肉里最好的、粥里最稠的留给了我们的衣食父母”她低头蹭了蹭斑猫毛绒绒的侧颊,“我们虽然常被衣食父母嫌弃,但是孝敬的心总也不变的。”

  辛寒无奈地转过头,亏得她有副很能入眼的皮囊,不然冲着那等怪相,他肯定要轰出去洗眼睛的。

  他等手焐热乎了,披上大氅去廊外搭了烤架,正要转去厨房,听绿衣的声音从窗缝传来:

  “对了,我把剔了大肉的骨头也煮了,先生辛苦,顺便丢去大黄的食盆里呗。”

  “呵,再没有使唤衣食父母像你这么顺嘴的了。”

  “好说。”

  话是这么说,辛寒在热粥的空档,还是捡了骨头喂了狗。

  他将鹿肉铺在火上,用保温的食盒提回热好的粥和米酒,往廊下一坐,看着满天风雪出了会神。

  绿衣也静静看了会雪,突然想到了什么,打破了静寂。

  “大黄最近可有不适?它一向机警又聪明,从不大惊小怪,除了你我出入,他都不叫的。这几日不知怎么了,动辄叫闹起来。我也被它弄糊涂了,又以为邱家今晚不会放人,才没发现是你回来。”

  辛寒转眸一想,似乎想到了不太好的事,冷淡的面容更沉了一些。

  “应是无碍。最近天寒地冻,山里没什么吃的,可能有野兽在附近出没,大黄发现就叫了。这几日你别出门了,这个时节我也不再出诊了,有什么事等明年开春再说。”

  绿衣看出他有所隐瞒,但她失忆的米虫一个,什么都做不到,便不再出言询问。

  她伏低了一点,看向遥远的天际,翻飞的雪片中,一道黑影倏忽而过,再看已不见。

  一夜一日的暴风雪后,昨晚终于放晴。

  绿衣套上厚厚的高筒皮靴,打算将院子中的积雪扫扫,过午无事了堆个雪人玩。

  说起来,绿衣很佩服辛寒,他的才学不止于歧黄一道,旁事也涉猎诸多。

  书房里除了半屋子医术,还有不少经史子集、诗词歌赋、杂文游记,武功器械、行军布阵、奇门遁甲也各有几本。

  不说别的,辛寒和绿衣现下住的这个山谷,山谷里盖的这几间房子,想来就很有讲究。绿衣汛期出谷几次,听集市上有人叹起今年雨水骤增,多处大水冲开堤坝淹了村庄。而他们就住在谷底河畔的山坡上,竟然没遭水患,可见建房时计算得多精准了。

  绿衣做好早饭,见辛寒还没出门,便去叫他。

  她也学起了辛寒的轻功,趁着地上有雪,一时兴起,试起了“踏雪无痕”。

  开始还有些笨拙,深一脚浅一脚留了几个参差的鞋印,走了两圈就熟悉起来,真能身轻如燕、人浮雪上。

  她满心得意,袅袅走到辛寒房边,正要敲门,突然听到里面传出陌生的人声。

  “……先生仁心,我家大人自是不忍脏了您的手,只希望您照着病症赐下一些虎狼之药,只作错料了病情,反正那女人久染苛疾,又不愿登门寻医,您听人传话,知之不详,中间有点错漏,致使她忽而恶化不治……这也算不得意外。”

  辛寒不语。

  那人又劝:“先生赐药,并非害命,反是救命。那女人功利熏心,喜好弄权,自她执掌州政,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可见女子施政有伤天和,您只需配药时略一错手,便算替天行道了。这对您而言,轻而易举,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绿衣很不爱听这样的话,她咬住嘴唇,免得不小心气愤出声,又怕屋中人出来撞见,遂燕步轻移,绕到另一边的窗下,俯身细听。

  那人见辛寒久无回应,心下暗恼,瞬间变了声气:“辛先生即便不愿与我们同流合污,也该为尊夫人考虑一二吧。”

  绿衣一愣……辛寒已婚娶?

  却听屋里道:“此地荒僻,吃穿皆不便。先生身负绝学,安贫乐道,过得自在;可我观夫人花容月貌,身娇体弱,合该一辈子锦衣玉食的,万一挨不住这天寒地冻,不慎抱恙,抑或被山中饥饿的豺狼虎豹所伤,该如何是好?”

  绿衣:“……”

  “呵。”辛寒终于出声了,“既然如此,那我随你走上一趟便是。”

  绿衣大为惊诧,依辛寒的性子,竟还能容那人喘气到现在?还答应了他的要求?

  她依稀有些同情他家大人了。

  “多谢先生!如此,先生这便随我走罢。”

  “不忙,我还有些杂事需要安顿。”

  “哪敢劳动您,些许小事,交由我代劳即可。”

  “既是出诊,总要带齐治病的行头。何况拙荆体弱,随我出行,不备些常用食药可不行。”

  “您且放心,府里一应俱全。便是没有,但凡您开口,我等也当立即备上。”

  “再全也全不过我一个大夫家里,你家大人既然心急,何必浪费那等工夫。”

  “……不知先生需准备多久?”

  “三日罢。”

  “这…可否再快些?”

  “磨刀不误砍柴工。”

  “既如此,那我就在谷口静候先生了。”

  绿衣早闪身到房屋背面,等那屋里人远去无踪,听到辛寒出声:“阴寒处不可久立,你还没好全,真冻病了,无端浪费我的药材不说,出了谷,我可没精力全心看顾你。”

  ……说得好像你全心看顾过我一样。

  绿衣走到门前,“那人是谁?”

  “缱州曹司户的人。”

  “他要害的人?”

  “州牧。”

  “州牧为皇帝任命,出事了也轮不到他,是私仇?”

  “不知。他的事,与我何干。”

  这才正常。

  绿衣问:“你听他的?”

  辛寒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你说呢?”

  哦,什么都不用说了。

  “……粥煮好了。”

  “嗯,用饭吧。饭后我拟张单子,你照着收拾一下。”

  “知道了。”绿衣突然想起来,“我们走了,妙妙和大黄呢?”

  “托人照顾。”

  辛寒在附近还有熟人能照顾猫狗?毕竟那司户的下属怎么看都没有绕远路让他们托付猫狗的好心肠。

  不过,绿衣与他不过相识数月,她不爱打探,他也没倾诉的习惯,她对他的了解也就寥寥,不知道他有故交居于附近,也不算稀奇。

  绿衣纳罕不过片刻,很快丢开了这点疑问,琢磨起早上的粥该配咸鸭蛋还是腌黄瓜了。

  辛寒倒看了她一眼,等她发问未果,便也没多说。